虽说卡默尔有心再说什么,但一听到简儿说到传话的问题后,就下意识地将其他所有的东西给抛到脑后去了,因为能不能将今天这事给抹了,就看这个了。

    别看简儿说得轻巧,只是要求卡默尔帮她给“暗世界”里一干人等带句话而已,这带的什么话,有可能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些都是需要考虑到的。

    望着卡默尔那一下子严肃起来的脸,简儿忍不住摸了摸鼻子,真是的,要不要表现得那么夸张,好像自己不是想让他带话,而是想针他给拐卖了一样,真的,真的人家只是让他传一句很简单的话而已啊!

    “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暗世界’里,打着跟你一样类似主意的人应当不少吧?我的意思是说,打着拿我周围的人威胁我,然后从我手中得到些什么的主意。而你们,应当不过是抢先了其他人一步。我,没猜错吧?”简儿问道,并且像是怕卡黩尔等人没听清,产生误会一般,故意将话说得很慢。

    “没错!”卡默尔十分大方的承认,然后突然嘴一勾,朝简儿露出了一个满是恶意的笑容来,“虽然我们这次栽了,但是……,你最好能祈祷你,还有你身边的人每次都如此幸运……,呵呵~,如果次不是有亚瑟王那家伙一直在那碍手碍脚,我们的不会如此‘温和’。”

    “碍手碍脚?”简儿冷冷一笑,与卡默尔针锋相对,“我想你更应当感激亚瑟王的碍手碍脚,如果不是亚瑟王拦着,你们要是伤了我的人,我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这么‘温和’了!”

    “哼~”卡默尔冷哼了一声,似乎有些不以为然的样子。

    “怎么?不服气?”简儿挑起一根手指,“如果你不服气,欢迎你们继续试试。”

    “宋,相信我,卡默尔并没有那个意思,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今天的这闯入问题不是吗?”亚瑟王忍不住出声打了个圆场,同时乘简儿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给卡默尔使了个眼色,这眼看事情就要解决,丫的最好不要再节外生枝,否则这真要再闹出什么玄蛾子的话就别怪他亚瑟王不讲义气,直接拍拍屁股走人了。管他丫的会再遇到什么事来。

    “行了!”简儿摆了摆手,是不是这个意思她长着眼,看得出来,亚瑟王说的这翻粉饰太平的话实在是没意义,不过,有一句话亚瑟王倒是说得没错,现在最重要的是将这闯入问题给解决了再说其他。

    “请说,到底要我带什么话吧。”卡默尔没接两个人的话茬,而是朝简儿问道。

    “我要你带的话很简单,不管这‘暗世界’的人想玩什么花样儿,让他们都冲着我一个人来,别再牵连无辜……”简儿道。

    “就这个?那没问题!”卡默尔脸上浮现一抹子讥讽之意,果然,哪怕装的再像,这还不照样是一个天真的小丫头!

    冲她一个人来?如果单冲她一个人来就能达成目的,并且获得最大的利益的话,大家伙当然会只冲着她一个人来,但如果用点小手段能花更少的代价,并且更快达成目的,那为什么不用?就凭着上嘴皮儿打下嘴皮儿的几句话就想让人放弃,未免太天真!

    话虽如此,卡默尔并没有提醒简儿的意思,反正这个东方娘们只是让他将话儿传出去而已,可没说让他保证效果什么的,就算未来这东方娘们发现不妥,自己的责任已完成,她又能奈自己何!

    不过,这东方娘们难道没注意到,她在给“暗世界”中人警告的同时,何尝不是在给他们“出主意”呢。呵呵~,这回他卡默尔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在那里等着,相信用不了多少那些个想讨“巧宗儿”的家伙就会跑过来跟他取经了。作为第一批进了这个东方房子的人,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他们这些人可是相当有发言权的,多的会有人捧着大笔大笔的钱跟他“买消息”。

    哼,到那时看他不好好为今日之侮好好一二,只要有人来,这回他就是不收那消息费,甚至倒贴钱他都要想法子让这该死的东方女人不好过!

    “你急什么~”给了卡默尔一个鄙视的小眼神儿,“我这话还只说了一半儿呢。”

    “还有什么?”卡默尔问。

    “放心吧,还差半句。嗯,放心吧,这后面的内容对你们而言倒是一件好事呢。”简儿似笑非笑地望着卡默尔,那清澈的眼神似乎将卡默尔那龌蹉小心思全部都映了出来。

    卡默尔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微微侧了侧身,躲开了简儿那叫他合身不舒服的视线后才继续道:“还有什么?一次说完吧。”

    “真的要有人想像你之前那样走这歪门邪道儿,我也不拦着,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我这别墅,再有那不请自来者,生死自负,后果自负!而且,如果一旦再有人行此不义之举……”说到这里,简儿故意停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个满是恶意的笑容,“如果当真那么,那么大家的机会就来了……”

    “到底是什么机会。”眼见简儿还在卖关子,一旁的亚瑟王倒忍不住了,他有种感觉,接下来的话对于他来说十分重要。

    “那机会就是……,如果有人敢这么做,那么大家伙的机会就来了。如果来的人是有进入崇元宗秘境资格的,那么他的资格直接转到帮我将出我的人的人或势力身上。而帮我除掉敢冒此大不讳的人,我会让大个儿,就是那崇元宗秘境门户守护灵兽,在他秘境之时,帮着护持一二……”

    只到这里,所有人的眼睛已经忍不住开始闪闪发亮。简儿微微一笑,要的就是这效果,不过,这还不是全部……

    虽说卡默尔有心再说什么,但一听到简儿说到传话的问题后,就下意识地将其他所有的东西给抛到脑后去了,因为能不能将今天这事给抹了,就看这个了。

    别看简儿说得轻巧,只是要求卡默尔帮她给“暗世界”里一干人等带句话而已,这带的什么话,有可能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些都是需要考虑到的。

    望着卡默尔那一下子严肃起来的脸,简儿忍不住摸了摸鼻子,真是的,要不要表现得那么夸张,好像自己不是想让他带话,而是想针他给拐卖了一样,真的,真的人家只是让他传一句很简单的话而已啊!

    “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暗世界’里,打着跟你一样类似主意的人应当不少吧?我的意思是说,打着拿我周围的人威胁我,然后从我手中得到些什么的主意。而你们,应当不过是抢先了其他人一步。我,没猜错吧?”简儿问道,并且像是怕卡黩尔等人没听清,产生误会一般,故意将话说得很慢。

    “没错!”卡默尔十分大方的承认,然后突然嘴一勾,朝简儿露出了一个满是恶意的笑容来,“虽然我们这次栽了,但是……,你最好能祈祷你,还有你身边的人每次都如此幸运……,呵呵~,如果次不是有亚瑟王那家伙一直在那碍手碍脚,我们的不会如此‘温和’。”

    “碍手碍脚?”简儿冷冷一笑,与卡默尔针锋相对,“我想你更应当感激亚瑟王的碍手碍脚,如果不是亚瑟王拦着,你们要是伤了我的人,我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这么‘温和’了!”

    “哼~”卡默尔冷哼了一声,似乎有些不以为然的样子。

    “怎么?不服气?”简儿挑起一根手指,“如果你不服气,欢迎你们继续试试。”

    “宋,相信我,卡默尔并没有那个意思,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今天的这闯入问题不是吗?”亚瑟王忍不住出声打了个圆场,同时乘简儿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给卡默尔使了个眼色,这眼看事情就要解决,丫的最好不要再节外生枝,否则这真要再闹出什么玄蛾子的话就别怪他亚瑟王不讲义气,直接拍拍屁股走人了。管他丫的会再遇到什么事来。

    “行了!”简儿摆了摆手,是不是这个意思她长着眼,看得出来,亚瑟王说的这翻粉饰太平的话实在是没意义,不过,有一句话亚瑟王倒是说得没错,现在最重要的是将这闯入问题给解决了再说其他。

    “请说,到底要我带什么话吧。”卡默尔没接两个人的话茬,而是朝简儿问道。

    “我要你带的话很简单,不管这‘暗世界’的人想玩什么花样儿,让他们都冲着我一个人来,别再牵连无辜……”简儿道。

    “就这个?那没问题!”卡默尔脸上浮现一抹子讥讽之意,果然,哪怕装的再像,这还不照样是一个天真的小丫头!

    冲她一个人来?如果单冲她一个人来就能达成目的,并且获得最大的利益的话,大家伙当然会只冲着她一个人来,但如果用点小手段能花更少的代价,并且更快达成目的,那为什么不用?就凭着上嘴皮儿打下嘴皮儿的几句话就想让人放弃,未免太天真!

    话虽如此,卡默尔并没有提醒简儿的意思,反正这个东方娘们只是让他将话儿传出去而已,可没说让他保证效果什么的,就算未来这东方娘们发现不妥,自己的责任已完成,她又能奈自己何!

    不过,这东方娘们难道没注意到,她在给“暗世界”中人警告的同时,何尝不是在给他们“出主意”呢。呵呵~,这回他卡默尔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在那里等着,相信用不了多少那些个想讨“巧宗儿”的家伙就会跑过来跟他取经了。作为第一批进了这个东方房子的人,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他们这些人可是相当有发言权的,多的会有人捧着大笔大笔的钱跟他“买消息”。

    哼,到那时看他不好好为今日之侮好好一二,只要有人来,这回他就是不收那消息费,甚至倒贴钱他都要想法子让这该死的东方女人不好过!

    “你急什么~”给了卡默尔一个鄙视的小眼神儿,“我这话还只说了一半儿呢。”

    “还有什么?”卡默尔问。

    “放心吧,还差半句。嗯,放心吧,这后面的内容对你们而言倒是一件好事呢。”简儿似笑非笑地望着卡默尔,那清澈的眼神似乎将卡默尔那龌蹉小心思全部都映了出来。

    卡默尔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微微侧了侧身,躲开了简儿那叫他合身不舒服的视线后才继续道:“还有什么?一次说完吧。”

    “真的要有人想像你之前那样走这歪门邪道儿,我也不拦着,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我这别墅,再有那不请自来者,生死自负,后果自负!而且,如果一旦再有人行此不义之举……”说到这里,简儿故意停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个满是恶意的笑容,“如果当真那么,那么大家的机会就来了……”

    “到底是什么机会。”眼见简儿还在卖关子,一旁的亚瑟王倒忍不住了,他有种感觉,接下来的话对于他来说十分重要。

    “那机会就是……,如果有人敢这么做,那么大家伙的机会就来了。如果来的人是有进入崇元宗秘境资格的,那么他的资格直接转到帮我将出我的人的人或势力身上。而帮我除掉敢冒此大不讳的人,我会让大个儿,就是那崇元宗秘境门户守护灵兽,在他秘境之时,帮着护持一二……”

    只到这里,所有人的眼睛已经忍不住开始闪闪发亮。简儿微微一笑,要的就是这效果,不过,这还不是全部……

    “那机会就是……,如果有人敢这么做,那么大家伙的机会就来了。如果来的人是有进入崇元宗秘境资格的,那么他的资格直接转到帮我将出我的人的人或势力身上。而帮我除掉敢冒此大不讳的人,我会让大个儿,就是那崇元宗秘境门户守护灵兽,在他秘境之时,帮着护持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