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坐于右首之处的美妇,一身华丽紫色宫装,头顶坠马髻之上一枚偌大的金凤发饰熠熠生辉。

    听得黑发道人的言语,美妇那威严的脸庞之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冷意,道:“帝君所言有理,但此事非同小可;那破天盟现在势大,而且隐隐还有那杨支持;已经完全可与我天盟在下修界所有联盟实力对抗!”

    “若是需要压制破天盟,掌控下修界,估计将要再行派遣十名左右神通中高阶下界前往,这笔花销相当庞大;估计单我昆仑,难以促成此事!”

    旁边黑发道人伸手捋了捋颌下那油亮的青须,轻哼了一声,道:“现在,我天盟是唯一有机会掌控下修界的存在,若是他们还那般短视,舍不得这些许资源,到时候若是那些真圣门派插手,那只怕就轮不到我等了!”

    “帝君放心,我天盟三大主位,应当都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就算是凌云派现在有了那清灵仙体,那能不能成就真圣亦不过是两说之事;她们应当也不会轻易放弃!再加上天星宗,想来问题应当不大”白发老者面目凝重,但还是沉声地道。

    美妇缓缓点头,道:“有我三家推动,那问题不大,只是派下去的人至少有十名以上的神通中高阶,所耗元晶甚多;这亦不得不考虑!”

    这话一出,三人都是一阵沉默。

    突然那坐在右首之处,一直没出声的另一名白色宫装美妇,沉吟了一阵,出声道:“若是启动神榜,这元晶却是无需计较了!”

    “神榜?”

    三人脸色都是一惊,互相对望了一眼,那白发老者皱眉正要出言,突然却是又想到了什么一般,生生地将那话咽了下去。

    黑发道人和紫色宫装美妇,两人也是脸色一片凝重,却也未出声,只是微微皱眉沉吟。

    坐在四人下首之处的另外四个年轻人,此时却是微露兴奋之色,其中一个坐在最下首,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高大年轻人,这时终于忍不出地抱拳出声,道:“启禀师尊与三位师伯,弟子认为,现今破天盟已经逐渐坐大,若是我天盟再不出手,只怕那彷小南与破天盟便无可压制!”

    “更莫说,那彷小南数次伤杀我昆仑弟子,更是夺走我昆仑伪宝,若是不将其镇压,拿回伪宝,只怕天下人皆以为我昆仑软弱可欺!”

    随着这位年轻人出声,另一位身着青色道袍的年轻人也拱手出声,道:“姜师弟所言甚是,我昆仑虽然未出真圣,但在这灵修却也是实力靠前的所在!”

    “这近百年来,我昆仑在天盟韬光隐晦,导致别人却只知那真圣门派,只知那云梦泽等地,却不知我昆仑!”

    “更别说有若凌云派等,虽然与那血魔之战后,凌云已经仅剩两位半圣,其中一位还因重伤被迫闭关,派中实力更是十去其五;较之我昆仑已是完全不可相比,但她们这一战扬名,外人却是依然以她凌云为我天盟之尊!”

    “若是我昆仑继续这般低调下去,只怕再过数十年,我昆仑便会在这灵修默默无名!”

    说到这处,这名弟子站起身来,恭敬道:“弟子认为清师叔所言有理!”

    其余三人对视一眼,这时也都纷纷站起身来,鞠身拱手道:“我等均赞同赵师兄所言,还请师尊师伯等多多考虑!”

    看着几人的模样,坐在上首的几人都暗暗点头,看向左首之处的黑发道人。

    被几人视线看过来,黑发道人苦笑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对面的王母,道:“神榜为我昆仑镇派之宝,不可轻用,除却千年前刚入灵修之时,启用过神榜之外,这神榜便再未用过!”

    “而且驱动神榜,虽无需太多元晶,但却得至少两位我昆仑半圣,以精血启封;而且一旦启用,若是想要用第二次,那么至少需要数年之后,神榜才有可能被重启!故而不得不慎啊!”

    听闻得此话,在场之人,除却那紫色宫装的王母之外,其余之人都是脸色一变。

    精血乃是所有修道之人的根本,对于半圣来说,虽说少量精血不会损及本源,但这精血一旦耗损,却是需要数年甚至上十年才可补回。

    而且还需两位半圣出手,这代价和风险却是也不小。

    当下几人,都是脸色一僵,他们知神榜威力,却是不知还需如此关节!

    殿内一片寂静,昆仑仅有三位半圣,除却黑发道人和紫袍王母之外,便是那位白发老者。

    若是真启用这神榜,那么这三位却是至少有两位需出手支撑神榜的启用;这等耗损精血之举,对于半圣对于整个昆仑来说,可都不是什么小事。

    更别说,这神榜乃是昆仑镇派之宝,若是一旦因为此事启用,此后数年若是遇到那等极危之事,神榜无法启用,那将会让人追悔莫及。

    就连四个早已经对昆仑韬光隐晦不太满意的年轻弟子,此时也都沉寂了下来;此等之事,已经非是他们能出面表态的了;

    甚至连那位神通巅峰的清师叔也无发言权,唯有三位半圣方可决定此事。

    大殿之内所焚之龙涎香,香气淡淡传来,让人心神清净,让这沉寂的大殿愈发清冷。

    几名年轻人低着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阵无奈。

    他们只不过是昆仑年青一代中的翘楚而已,也都不过是神通境,就连一些在外主持事务的师兄们都比不上。他们根本无力决定此事,就算是坐在这处,也只不过是因为师尊们,想要让他们学习磨炼而已,才能参加此等议事。

    他们都想昆仑能震慑天下,但却他们所能决定的。

    就在几人无奈之时,突然门外有清脆玉钵之声传来。

    “嗯?”几人都是微微一愣,此时殿内正在议事,若是无重要之事,外边之人绝对不会惊动。

    那黑发道人也是眉头一扬,但却没有迟疑,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屈指一弹,几人中间的一尊玉钵也发出“噹”地一声轻鸣。

    随着这一声轻鸣,殿外一名四十来岁的道人快步走了进来,向黑发道人呈上一纸锦书。

    黑发道人接过之后,打开一看,目光快速扫过上边的几行文字之后,脸色便是一变。

    旁边那紫袍王母微微凝眉,沉声出声道:“帝君,不知何事?”

    黑发道人轻吸了口气,道:“那彷小南上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