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归来兮,魂归来兮……”

    这时,司马修轻轻抚了一下焦县长的额头,一边轻轻地念着。

    虽然他的声音很轻,但是在落针可闻的病房里,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于是,一众人瞪大眼睛,面面相觑起来。

    “他这是在招魂?”一个小青年愕然问道,瞥了瞥司马修后又言,“不会是什么江湖骗子吧?”

    “我看就是江湖骗子。”有人肯定道。

    而那名中年男子沉着脸,脸上露出些愠怒之色,冷冷看着司马修,如同在看猴戏般。

    他有些想不明白,为何他们不相信自己,反而去相信一个江湖骗子。

    “哼!”

    这时,他冷哼一声,显得有些不满。

    如果不是领导交代下来的任务,他才懒得去管。

    而焦姑娘、小青年和焦大婶紧紧盯着,连眼睛都不敢眨了一下。

    他们呼吸急促,死死盯着司马修的那只手。

    “唉,焦大婶,即使焦县长真的是重度昏迷,哪有拍拍额头,人就会醒过来的?”

    有人好言提醒,生怕他们被江湖骗子骗了。

    “就是啊,焦大婶,可不能乱听那些江湖郎中的话,他们这些人……”

    那人还没有说完,就被小青年狠狠瞪了一眼,就不再说了。

    “怎、怎么样了?”

    焦姑娘紧张问道,生怕父亲昏迷得太久,无法醒过来。

    “好了。”

    而在此时,司马修收回手,转头对着焦姑娘点头道,“待焦县长醒过来后,让他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我、我知道,一定会让我爸好好休息的。”焦姑娘激动说道,身子在不断抖着。

    可是,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白发青年只是拍了拍额头,最后又摸了一下,父亲就能够醒过来。

    “真的好了?”

    小青年愣了愣问道,“不需要做什么吗?要不,你好好检查一下,我们一定会配合的。”

    “不用了。”司马修摇摇头。

    这时,一众人都愕然在那里,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是在说,你是来搞笑的吗?

    即使是江湖骗子,起码也会用什么祖传药方,又或者什么神丹灵药、符水等之类的东西,管有用无管先灌下去再说。

    可是,这个白发青年,只是拍了拍额头。

    太不专业了。

    而且,也太嚣张了吧?

    这简直就是把他们当白痴了,不能忍啊。

    “你是什么人?”

    这时,那名中年男子沉声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可是,司马修似乎没有听到般,对着焦大婶道:“焦县长很快就会醒过来,毕竟昏迷的时间有些长了。醒过来后,精神可能有些恍惚,说一些奇怪的说话,不过不用在意,让他休息十天半个月,应该会好得差不多。”

    “谢谢。”

    焦大婶点点头,满眼感激道。

    “我该走了。”司马修对着焦姑娘等点了点头道。

    “能不能等一下,等我爸醒过来了?”焦姑娘有些担心道,目光无比的期待,希望白发青年能够过会再走。

    “无需要如此,焦县长会醒过来的。”司马修笑了笑道。

    “我问你,你是干什么的?”

    那名中年人走上来,满脸阴沉问着,目光中愠怒之色。而见到司马修并没有理会他,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就对着焦姑娘道:“焦姑娘,他是什么人,是干什么的?”

    而在此时,焦姑娘不由愣了一下。

    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个白发青年是什么人,又是干什么的。而且,她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于是,她愣在那里。

    “你不知道?”

    那中年人见焦姑娘如此,就大概猜测出来了,心中不由更怒了。

    “我……”

    焦姑娘愣愣看着司马修。

    其他人看到就更加愕然了,他们有些无法理解,焦家人怎么会相信,一个连对方干什么的都不知道的人的话。

    “不是吧。”

    有人在低声说着,感觉十分不可思议,“连对方是什么人,干什么的都不知道,就相信对方的话了?”

    “不用问就知道,肯定是江湖骗子。”有人道。

    “说,你是什么人,干什么的?来这里,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中年男子呵斥道,“哼,如果不说清楚,今天就不想要离开了。”

    而在此时,司马修身影一闪,就已经走过去了。

    中年人愣了一下,连忙喝道:“站住!”

    可是,司马修脚步不停,又闪出病房了。

    “恩人,等等。”

    焦姑娘看到,立即追出去,她还没有报恩呢。

    先不说报恩,就连恩人的名字都不知道,这实在是不该……

    “站住!”

    中年人同样追出去,同时对着其他人道:“还不追?给我捉住他!哼,居然敢骗到这里来了,找死!”

    其他闻言,立即追出去。

    可是,当他们追出病房时,已经不见白发青年了。

    那条长长的走廊,两边都各有十几米,却没有那个白发青年的身影。

    可知道,他们只是慢了一两秒而已。

    “咦,人呢?怎么眨眼就不见了?”追出来的人愕然问着,这小子也跑得太快了吧。

    “会不会是……”

    有人指了指两边的病房道,怀疑白发青年躲进病房了。

    “应该不会吧。”

    有人摇摇头,不过还是去查看一下。

    而在此时,焦姑娘呆呆看着两头的走廊,那个白发青年真的走了。

    只是,她还不知道恩人的名字。

    “姐,他呢?”小青年追出来问道,他看了看两头的走廊,并没有见到白发青年。

    “他走了。”焦姑娘轻轻道。

    “姐,你知道他叫什么吗?”小青年想了一下问道,他回想了一下,似乎自己没有问过对方名字,也不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

    但是,就这样相信对方了。

    现在想起来,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不知道。”

    焦姑娘摇摇头。

    而在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叫,是母亲的声音。

    “妈,怎么了?”

    焦姑娘闻言,立即转身问道,连忙走回去。

    “妈,你怎么了?”小青年有些担心问着,看到母亲一脸激烈指着父亲,“妈,你怎么了?”小青年有些担心问着,看到母亲一脸激烈指着父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