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拿玄帝那个女人与我比?”

    青莲仙帝面无表情的。

    田二苗抹着嘴边的血,说道:“你与玄帝差远了。”

    青莲仙帝双目再次出现怒容。

    “我能在玄帝的追杀下逃离,你还不如玄帝呢,你怎么杀我?”

    对于田二苗的话,很多人突然意识过来。

    是啊,田二苗是被玄帝追杀过的,他今天不是第一次面对仙帝的攻击,他能在玄帝的追杀下逃掉了性命,凭什么今天会死?

    竟然有人愿意相信田二苗能够逃离了。

    “放心,我不会给你逃走机会的。”青莲仙帝说道。

    “你错了。”

    田二苗道:“面对玄帝的追杀,我之所以逃,那是因为玄帝的攻击能够危及我的生命,而你的攻击……”

    田二苗嘲讽一笑,“不过如此。”

    “既然不过如此,我何必逃离?”

    “希望你能够按照自己说的,不要逃。”

    青莲仙帝再一剑刺出。

    心莲飘出。

    田二苗双手握着“无血”,一剑劈下。

    是浓重的黑气窜出。

    这等黑气太过纯粹,纯粹的令人难以相信。

    那纯粹的黑气竟是将心莲给包裹住了。

    所有人的心神都被吸引住了。

    包括对天地同紫大阵攻击的北原仙帝。

    “好一个田二苗。”

    北原仙帝再次催发冰剑,他觉得不能再拖了,总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他将冰剑刺向了天地同紫。

    噗!

    天地同紫再一次的破开。

    “啊……”

    下方痛呼声简直响彻天地了。

    就连茶语等几个少帝都是受到反噬,几人靠拢在一起,勉强支撑。

    “大师姐,咱们拖了老七的后退。”龚子宏无地自容。

    “没关系。”

    茶语笑了起来,“咱们要是先死了,老七会离开的,我相信他不会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他会选择隐忍,寻机再回来的,你们也都看到了老七的天赋了,面对仙帝的攻击都能承受,他距离仙帝之位不远了。”

    “老七现在却的是成帝的契机,而这个契机……”

    茶语笑着流出了眼泪,“我想就是我等的生命吧。”

    “大师姐说的没错,我们是七弟成帝的契机。”

    周四哈哈哈一笑,“我残废了半生,临死前能做出贡献也算是我回报紫云道宫了。”

    一个个面色坚毅。

    暮烟对着上方大喊,“七弟,我们用生命来让你成帝!”

    “七少帝,我等用生命来让你成帝!”

    一声声吼叫扩散了出去。

    紫云道宫之外的人无不震惊,看这架势,难道紫云道宫的第二帝要出现了?

    “不可!”

    田二苗喝道。

    “想要成帝?你是不可能了。”

    北原仙帝一剑刺出。

    噗!

    天地同紫出现了大面积的龟裂,并且裂纹快速的蔓延着,变得脆弱不堪。

    所有人都知道,北原仙帝再发出一次攻击,天地同紫将会彻底的消失,那么,下方人的生命也就到了尽头。

    “啊!”

    田二苗有心想要去阻拦北原仙帝,然而,青莲仙帝根本不能让他如愿。

    田二苗怒吼着。

    突然,天空变成了白色。

    所有人都看了过去,包括青莲仙帝和田二苗。

    白色是越来越近。

    众人的眼睛一模糊,等看清了,一只雪白的大狗站在北原仙帝的面前。

    大狗扭了扭头,“该死的,这么把我丢过来。”

    “你是竹闲家的那条狗?”

    北原仙帝的话让很多人大惊。

    难道竹闲要参与进来了?

    青莲仙帝喝道:“你家主子与紫云有着仇怨,你跑过来干什么?”

    “他让我先来,随后他就到。”

    大狗转目盯着青莲仙帝,“纠正一下,我没有主人,更不是奴!”

    然后,大狗看向了田二苗,说道:“我给你看住这个,你尽快的……哎哟,你怎么能杀死一名仙帝啊,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我今天过来简直就是找死的。”

    说着,大狗还用一只爪子捂住了眼睛。

    “你帮我挡住了他,我田二苗感激不尽。”田二苗道。

    “挡住是没有关系,可是,只能挡一刻钟,最多一刻钟。”大狗说道。

    “一刻钟……”

    田二苗想了一下,“差不多够了。”

    “哦?”

    不光大狗疑惑,所有人都是。

    田二苗的对手是一名仙帝啊,少帝想要用一刻钟的时间杀了仙帝?

    痴人说梦!

    青莲仙帝还没有发怒呢,北原仙帝已经怒了,“你要挡我一刻钟?你一条狗也想挡我?”

    “汪!”

    大狗冲着北原仙帝叫了一声。

    接着,北原仙帝的周围变成了白色的。

    除了白色在没有其它颜色。

    在北原仙帝看来,这白色充斥着天地间,而且,他也看不到人了。

    更没有参照物。

    北原仙帝一惊。

    这么看来,他要走出这里,似乎真的要花费一些时间呢。

    不过,青莲仙帝一点儿也不担心。

    青莲是仙帝,田二苗是少帝。

    有什么好担心的?

    青莲仙帝看的方位全是白色的,根本看不到北原仙帝了,也看不到那只雪白大狗。

    田二苗也愕然的看着,这是什么手法?

    “你已经多次侮辱一名仙帝。”

    青莲仙帝将剑一挥。

    “心莲噬心!”

    在田二苗的心口位置出现了一朵莲花,莲花在盛开着,一片一片的。

    田二苗低头看着。

    “心莲种在你心,你的心都是我的了,我随时都可以杀你。”

    青莲仙帝冷冷的道。

    “我的心可不属于你。”

    田二苗的心脏声“砰砰砰”的响彻了,外人都能够听到。

    而且,仿佛有两个心跳声,可仔细一听还是一个心跳声。

    至于是两个还是一个,让人分不清。

    能让人分清的是,田二苗心口的莲花枯萎了。

    好像是承受不住心跳的频率导致生机全无。

    “你不想听,我也是要说的。”

    田二苗抬起了头,道:“你的攻击不过如此,与玄帝的差远了。”

    其实,田二苗是取巧了,他的心脏可是融合了仙母之子的各种气息。

    然而,青莲仙帝是不知晓的,他用着无比震惊的眼睛看着枯萎了的炼化,大叫着:“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

    田二苗说道:“我大师姐他们说的没错,我距离成帝只差一点儿契机,我比你缺少的只是帝威,其它方面我并不差你。”

    “天仇,不要只当一个观众,我助你成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