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者们望着赵元的目光,瞬间变的炽烈了起来。

    他们忍不住在心中想,要是能请赵元帮自己制作一件仙器,那自己还不得成了小母牛坐飞机——牛逼上天啊?!

    制器师们则是一脸的崇拜,恨不得跪在赵元面前,对他顶礼膜拜!

    制作出仙器,是每一个修行者毕生的追求!可惜从古至今,能够成事者寥寥无几!

    赵元能够制作出仙器,说明他在制器上的水平,已经达到了宗师水准,超越了当今修行界里所有的制器师!

    如此高的能力,怎能不让人叹服,不让人膜拜?

    短暂的沉默过后,人们激动的围着赵元,询问起了程浩宇这番话的真伪,他是不是真的懂制器,真的能够制作出仙器。

    赵元废了好大功夫,才让情绪高涨的修行者们平静下来。在瞪了多嘴的程浩宇一眼后,他说道:“大家不要误会了,我是会制器,雷火金鞭的确是我制作的,但它离着仙器还有一段距离,顶多算是一件伪仙器。”

    “伪仙器也是相当厉害了啊!”

    “没错,当今修行界里,能够制作出八品以上仙器的制器师寥寥无几,伪仙器……那已经是当今修行界里,能够制作出的,最厉害的法器了!”

    “真是没有想到,赵道友除了擅长制丹,在制器上,竟然也有着这么高的水准!”

    人们七嘴八舌地说着,赞美之词不绝于耳,夸得赵元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更有一些人,在心中暗暗琢磨:“这些日子,一直有传闻,说赵元是小鬼MM的爱徒……而小鬼MM在修行者论坛上,便是以博学多能著称!从赵元现在的表现来看,他有很大可能,真的就是小鬼MM的爱徒!这么说来,小鬼MM竟然是一个真仙?他在修行者论坛上面的所作所为,便是在广度世人了?”

    赵元并不知道,人们对他的误会又多了一层。

    这时候,岭南巫祝世家徐家的家主徐德,一脸期盼的询问道:“赵道友……不,赵大师,请问您接不接活儿啊?我想要请您,帮我制作一件法器,价钱随便您开!我也不奢求能够得到一件伪仙器,只要能在八品之上,便心满意足了啊。”

    徐德的话提醒了众人,大家你一言我一语,都在请求赵元帮忙制作法器。

    赵元的头,都差点儿被吵炸了。

    等到众人安静下来后,他才说道:“谢谢大家的厚爱,短期内,我不会制作法器,因为我要先帮着巫祝流派的道友们,治好他们体内的阴毒。等这个事情完成后,或许我会接一些制器的单子。”

    对于赵元的安排,虽然有不少修行者觉得遗憾,却没有一个人有异议。

    相比起制器,解毒救人的确更为重要!

    再说了,巫祝流派的人都在等着赵元帮忙解毒呢,有异议?那岂不是要和整个巫祝流派做对为敌吗?

    没人有这胆量,也没人能够扛得住巫祝流派的怒火!

    这个时候,大会主办方那边,把赵元纳戒换取到的灵材料送了过来。其中,赵元与庞晖约定的暗金草、红须石等几件灵材料,都在里面。

    赵元清点过后,很是满意,向甘苒道了一声谢,将这些灵材料全都收进到了纳戒里。

    现在就只剩下汤阳手中的雌雄金槐花,他所需要的灵材料,便能全部凑齐。

    这个时候,出去与警方交涉、解释的两位大会负责人返了回来,宣布了交涉结果:“大家可以离开会展中心了,这次给你们带来了麻烦与伤害,实在很抱歉!”

    修行者们都是通情达理之人,纷纷说道:“这个事情不能怪你们,都是蚁贼的错!”

    徐德杀气腾腾的说:“血仇必用血来偿!等回去,清查完了家族内部的奸细后,我们徐家就会光派人手,去寻找蚁贼核心成员,找到一个,诛杀一个!”

    他旁边站着的那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接过话题道:“我们欢喜宗也是如此!尤其是要将蚁后揪出来,只有灭了她,蚁贼才能分崩离析!”

    赵元提议道:“从蚁贼这次组织的行动来看,蚁后的情况应该很不妙,继续各种疗伤的材料、丹药。大家在寻找蚁贼核心成员的时候,不妨从这方面着手,定能得到收获!”

    大家纷纷称是。

    其实就算赵元不提醒,他们也是准备从这方面着手。

    接下来,赵元与一帮修行界里的前辈、各宗派、家族的族长交换了联系方式后,便带着林雪、赵灵等人,叫上汤阳,离开了会展中心,准备去给汤阳的妻子治疗心脉寸断的绝症,以换取他手里面的雌雄金槐花。

    汤阳非常的积极。

    不久之前,他还对汤阳心存怀疑。但现在,他心中的那点儿怀疑已经荡然无存,转而是把赵元视作了他妻子获救的希望!

    因为赵元在刚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中,展现出了让人叹服的实力和本事!

    赵元他们走了后,其余的修行者也纷纷离开了会展中心。

    也不知道主办方的负责人,究竟是怎么和警察做的沟通,所有人都没有受到阻拦。

    等到人全部走了,警察才进到会展中心里,看到满目疮痍的景象,都惊呆了。得亏那些狰狞而恐怖的鬼魔尸体,早已经被赵魅的金刚杵吞吃干净,否则让他们瞧见,定会被吓到怀疑人生……

    许久后,一个年轻警察呢喃的说:“这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被人用炮火轰击过吗?”

    他的话刚出口,旁边的一个老警察便说道:“嘘,别问,也别去琢磨。忘记了吗?我们在进来之前,上面三令五申,让我们不管在会展中心里面看到了什么,都不能乱问,更不能泄露出去!”

    年轻警察急忙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老警察没再吭声,他看着似乎很镇定,可心中的震惊和困惑,一点儿也不比年轻警察少。

    没多一会儿的功夫,修行者交流大会被蚁贼抢劫的事情,就传遍了修行界。伴随一同传开的,还有蚁贼是魔窟的消息。

    这两个消息,让修行界大为震动!

    同时也让蚁后大为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