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达,挥舞你的刀。

    像个圣精灵那样战斗。

    【防盗啦!早上起来改。】

    我们是最强的种族,连巨龙也能战胜。

    埃达倏然睁眼,脸色一寒。

    无数的招式动作,在一个呼吸间进入她的脑海。

    从极静到极动,她学着记忆中一个风度翩翩的骑士身影,瞬间欺入卡斯兰身前三步的范围内。

    风声呼啸,弯刀也如狂风般刮出。

    这一秒,她靠着对方戮魂枪太长无法回收的优势,斩出雷霆般的一刀!

    面无表情、心中只有杀意的卡斯兰,下意识地就要跟之前一样展开对攻。

    但他却从颈部感到一股寒意。

    危险。

    意识模糊的他,本能地作出了应对。

    只见酒馆老板的左手一抽,戮魂枪迅速滑回!

    一个瞬间,他的右手已经握住枪头后一尺的地方,硬生生将长枪变成了短枪。

    卡斯兰在顷刻之间完成了防守,黑漆漆的枪刃迎向弯刀。

    埃达心中一凛。

    她在刚刚的雷霆突击留下了一分力,能够随时二度爆发。

    如果对方仍然像之前一样,用对攻来化解攻势的话……

    她就能拼在被戮魂枪刺中之前,斩下卡斯兰的头颅。

    可惜啊。

    算了。

    精灵从浩如烟海的记忆里找出一个鬼魅的身影,找出那道独特的攻势。

    埃达眼前一亮,她的刀在半途中变向。

    “唰唰!唰!”刀锋在空气中划出三响!

    刀锋连续三折,带出三次佯攻。

    卡斯兰从小腹、左臂、胸膛上先后感到了三股寒意。

    但出乎埃达预料的是,面对眼花缭乱的攻势,卡斯兰却纹丝不动地立足原地,双目赤红,长枪枪头停在原处。

    每一刀都能在瞬间化为杀招,但他居然这么沉得住气?

    还是因为他抛弃了意识,纯粹用本能来战斗的缘故?

    埃达轻轻咬牙,最后一记佯攻顷刻化为杀招。

    刀锋最终奇异地滑向卡斯兰的右肩,眼见就要从上至下,砍落对方的右臂!

    而在这一刻,卡斯兰又出奇地突然动弹起来。

    他的脚步和双手迅速移转,枪头的位置变换到刀锋之前。

    枪刃再次迎向弯刀!

    埃达狠狠地皱起眉头,弯刀回收。

    对戮魂枪的忌惮,让她不得不避开枪刃。

    埃达在心中叹出一口气。

    这一轮攻势已经被他彻底破解了,只能另找机会。

    这个老头,居然敏锐而精准地把握住了她的攻势所在。

    最早的突袭没有奏效,隐藏杀招的三次佯攻也没有奏效。

    反而被他硬生生地靠着身位和枪刃,化解了她的进攻。

    第四次。

    这是她的杀招第四次被破解。

    她在漫长生命里见过无数的战斗,见过无数的极境战士,尽管极境级别的战斗大多数在顷刻间便结束,但在埃达的记忆里,仍然有数位极境高手留下了让她印象深刻的剪影:

    长姐战斗时的可怕气场和压迫力,简直能把对手逼疯;笑容永恒的萨拉,是一位动作精细得能用大斧雕花的神奇存在;沉默寡言的米迪尔,则以他连绵不绝不计牺牲的可怕杀招著称。

    老疤背喜欢用若有若无的潜伏跟踪折磨敌人的精神;花心浪荡的凯拉,最擅长在生死一线的刹那机变,彻底扭转胜负。

    迂腐的斯托克贵在始终稳重的节奏和屹立不倒的铁壁防守;不怀好意的洛桑骑士长于那不动则已,一动则如雷霆降世的爆发式突击;吸血鬼帕瑞莱则习惯虚实难分、飘忽难辨、隐藏杀着的无限佯攻。

    雨中之心的双剑,能在电光火石间展开超越声音的极速攻势;懒鬼萨克埃尔则是一位全能的天才骑士,擅长在试探与观察中抓住敌人的每一个破绽。

    可眼前这位“撼地”卡斯兰,却每次都在最后一刻破解掉她的攻势,每一次都像绝地逃生般的奇迹。

    她那些完美模仿自以上传奇高手的进攻,无论是洛桑的雷霆突袭,还是帕瑞莱的无限佯攻,在这个老头面前似乎都被瞬间看破。

    而这还是在他封闭了自己的意识,纯粹用战场本能的情况下。

    不败的战场传奇屡攻不效的埃达沉下一口气:当年,萨克埃尔是怎么面对这个怪物的?

    但战斗还没有结束。

    正准备借着兵刃的灵活优势继续抢攻的埃达,惊讶地发现敌人的反击来得比想象更早!

    “锵!”枪头急转。

    卡斯兰双目血红,戮魂枪在他的手中再次送出,又诡异地弯折旋转,绕开埃达先前的格挡,直刺对方的胸口。

    埃达的脑海里,浮现出斯托克那滴水不漏的铁壁防守。

    下一秒,面对致命的突刺,长于灵巧的埃达不闪不避,反而出人意表地一刀迎上!

    精灵弯刀砍中戮魂枪的狰狞枪头。

    “铛!”

    刺耳的金属锐响传来。

    开战后的第一次,埃达的精巧弯刀与卡斯兰的长枪狠狠撞在一起,对冲的力度之大,毫无花巧。

    卡斯兰近乎本能般地发力横扫!

    埃达浑身微微一颤,无边的力道从枪身上汹涌而来。

    那个瞬间,她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在震颤,手臂关节甚至发出呻吟,随之而来的还有麻木和剧痛。

    精灵心中一惊。

    这种劲力……

    他真的有六十多岁了吗?

    她脚下一晃,眼见就要被扫倒。

    极境级别的战斗,胜负往往顷刻即决,而在这种战斗中倒地,就意味着死亡。

    埃达双眼一黯。

    到此为止了啊。

    小时候,长姐的教导重新出现在眼前。

    是啊,那些尘封已久的记忆又回来了。

    那些在觉醒“识念”异能之前,用汗水和辛苦累积出来的战斗技艺。

    那些曾经美好,无忧无虑的日子。

    她学过如何对抗表里不一、老奸巨猾的武装矮人,学过如何收拾那些虚伪至极、品行不端的荒漠兽人,学过怎么应付来自深暮王国,同样灵巧却狠毒狭隘的精灵远亲,学过怎么应对盛宴领那些自命不凡、实则粗野不堪的吸血鬼,学过如何对阵拥有终结之力的,愚蠢不堪而驽钝可笑的人类以上形容词,均来自她又敬又怕又爱又崇拜的长姐。

    而眼前的敌人……

    毫无破绽的战士我真的见到了啊。

    就在此时,她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怯生生的男孩形象。

    是他啊。

    那个小子。

    埃达露出苦笑,她还记得,自己是怎么样,看着他一年年成长为潇洒的翩翩少年,看着他变成爽朗英俊的青年,看着他被洗炼为最可怕的战士,看着他在一切唾手可及的时刻,飘然离去。

    还有他那独特的战斗身姿。

    等等。

    他的战斗!

    不过零点零几秒,埃达目光便重新聚焦起来。

    下一秒,就要倒地的刹那,只见埃达的手腕突兀一转。

    埃达的刀巧妙地黏住戮魂枪的枪杆,她没有发力抵抗,反而双腿离地,任由那股力道推动自己,在半空中重新平衡住身姿。

    她顺着枪身横向飘起。

    下一秒,她的双腿交替点地,但每一次都如蜻蜓点水般一触即起,身影却在朝着卡斯兰不断突进!

    沉浸在战斗本能中的卡斯兰,面无表情地一抖长枪,想要将埃达抖开。

    但精灵就像甩不脱的蜘蛛一样,牢牢黏在枪身上,高速逼近卡斯兰。

    卡斯兰再度从本能中感受到了危险。

    “嘶”

    埃达目光坚定,她的刀锋摩擦在枪杆上,随着她的突进,斩向卡斯兰执枪的手。

    她压在枪身上的刀则牢牢控制住戮魂枪的方向,不让敌人有任何机会格挡或反击的机会。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在刀锋即将沾上双手的那一刻,卡斯兰没有丝毫犹豫地放开了戮魂枪!

    卡斯兰的左腿瞬间一退,腰部一转,左肩后拉,右肩拱出,右手早已捏拳在手。

    埃达的弯刀砍到了他的胸前。

    但卡斯兰却比埃达更快。

    他的右拳如落雷般轰出!

    “咚!”

    震人心魄的闷响。

    卡斯兰的重拳狠狠擂上了埃达的右肩。

    “喀拉”

    令人心寒的骨裂声,从埃达的肩部寸寸传来。

    埃达的脸容瞬间被剧痛扭曲,她咬着牙齿,痛苦呻吟。

    那个瞬间,精灵失去了所有的平衡,不支倒地,弯刀离手。

    但卡斯兰心中的危机感有增无减,他如同受惊的野兽一样抬起头,寻找威胁。

    仅仅下一秒,卡斯兰便觉心口一凉。

    卡斯兰下意识地低头,左手猛地伸向左胸!

    “铛!”

    又是一道清脆的金属响声。

    不知何时,埃达本该随着主人一同跌落的弯刀,出现在了卡斯兰的胸前。

    刀刃扎进了酒馆老板的左胸。

    鲜血淌出。

    埃达无力地跌落地面。

    “当啷!”

    此刻,戮魂枪才摔落地面,当啷作响。

    埃达也重重地摔落,右手瘫痪般地软在地上。

    她的左手还颤抖着抬在空中,维持着投刀的姿势。

    刀锋在卡斯兰的胸前颤抖。

    卡斯兰终于回过了神,从那种只知道战斗的本能状态中退出。

    寒风刮过。

    这场极境之间的战斗,已经毫无预兆地结束了。

    埃达躺倒在地上,右肩骨骼尽碎,面容扭曲,不住颤抖。

    卡斯兰则痛苦地喘息着,高大的身躯却依旧屹立不倒。

    胜负已分:

    只见传奇的“撼地”,卡斯兰·伦巴的左手,正鲜血淋漓地停在胸膛前,死死地捏住埃达的弯刀。

    不让它再前进一寸。

    承受着肩部重伤的埃达呆住了。

    冷汗淋漓的她,满脸震惊地看着自己停在对手胸前的刀,又看看捏住刀锋的卡斯兰。

    “怎么会?”

    她喃喃道,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就在刚刚,卡斯兰攻出必杀一拳的时刻,埃达便右手一抖,在空中松开了弯刀,刀柄换到左手。

    也在在卡斯兰一拳击碎她右肩,无暇防守的时刻,埃达送出了左手的刀。

    直取卡斯兰的心口。

    那是分出胜负,也是决出生死的最后一击。

    惊愕的表情停留在埃达的脸上:她本该在最后一刻,以伤换命地刺破卡斯兰的心脏。

    但是……

    埃达看着卡在敌人胸前,进退不得的刀锋,难以置信地摇摇头。

    不可能。

    不可能!

    我明明,明明……

    卡斯兰看清了眼前的局势,痛苦地喘了一口气。

    他忍痛拔出入胸一寸的弯刀,抛在身侧。

    鲜血从他的胸口流出。

    弯刀摔落,发出金属特有的当啷脆响。

    但卡斯兰心中透亮:他并没有及时捏住这把瞄准他心脏的刀。

    他之所以还活着,是别有缘故。

    在右肩的剧痛和右臂的麻木中,倒地的埃达浑身一颤,随即凄然地垂下已然无力的左手。

    她输了。

    “不可能……”无力再作反抗的精灵,震惊地喃喃道。

    “你没有着甲,也没有抵挡。”

    埃达脸色晦暗,她虚弱地躺在地上,忍受着右肩的剧痛艰难地道:

    “我应该在你伸手之前,就刺中了你的心脏……但是……”

    卡斯兰目光微凝,在埃达的瞪视下,缓缓叹出一口气。

    “为什么,”埃达满脸冷汗,看着不住喘息的卡斯兰,挣扎着嘶声道:

    “为什么我杀不死你?”

    卡斯兰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他气喘吁吁,却露出一个解脱般的笑容。

    阳光洒落在街道上,北风呼啸而来,刮过两个一躺一坐的对手。

    “埃达教官……咳咳……您啊……”只见卡斯兰猛烈地咳嗽着,艰难咬字道:

    “运气真差。”

    埃达摇了摇头,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卡斯兰,仿佛要找到答案。

    她不明白。

    卡斯兰没有让她等太久。

    “好多年前,我在三十八哨望地干掉了悉拉·暗雷……”白发老头缓缓地开口,解答了埃达的疑惑。

    “他临死前在胸口上给了我一斧子,”卡斯兰抚摸着自己的左胸,眼神复杂地看着身侧那把弯刀,又看看戮魂枪,叹息道:“不知道碎了多少根肋骨……当时我已经在等死了。”

    埃达脸色一变。

    “那天,一个叫拉蒙的疯军医,跟一个名字特别长的矮人工匠……”

    “靠着一点运气,一些手段还有一些不知道是天才还是疯子的创意,他们把我从狱河摆渡人的手里抢了回来。”卡斯兰苦笑了一声,敲了敲自己的胸部。

    铛!铛!

    奇特的声音从他的胸腔里传来,听上去竟然不像人体的组织。

    这声音……

    埃达愣住了,她的眼睛慢慢睁大。

    卡斯兰叹了口气,道出真相:“那两个家伙,用特制的金属,替换、修补了我可怜的肋骨……老天,那种剧痛,折磨了我整整一年。”

    两人之间沉默了一会儿。

    直到埃达在震惊之后,找回了遗忘已久的呼吸。

    只见精灵的惊诧在了脸上,她的瞳孔缓缓缩小:“金属制的……肋骨?怎么做到的?”

    不可能。

    人类那脆弱的身体,无论是控制出血还是处理碎骨,根本就不可能承受得住……

    卡斯兰痛苦地吸了一口气,他的肺部犹如一个破损的风箱,发出阵阵可怕的风声。

    “不知道……咳咳……,”卡斯兰剧烈地咳嗽着,吐出一口血:“听那个疯军医说,他们用了些不被允许的禁忌手段……”

    “反正在那之后,他们就被暗室的人带走了,从此消失无踪。”

    埃达闭上了眼睛,狠狠皱眉。

    “所以,”她在冷汗中懊悔地摇头:“我的刀明明砍进了你的胸膛,却卡在了那些金属里。“

    “所以我刚刚才会杀不死你。”

    卡斯兰发出凄凉的笑声:

    “是的。”

    “如果你换把窄一些的匕首或短剑,只需要捅破血管,我也就死了。”

    “但你偏偏用的是弧度那么夸张的弯刀。”老头摇摇头,眼里充满了微妙的情绪。

    埃达没有说话,躺在地上无力动弹的她,只是无奈地吐出一口气。

    “也因为那次‘事故’,我的肺受了严重的伤,至今还在折磨我的呼吸不知道还能活多久,”卡斯兰痛苦地呼吸着,咳出血沫:“再打上几分钟,我也就坚持不住了。”

    埃达的脸色又是一动,嘴巴张成“”型。

    “什么?”她忍着剧痛,死命地直起身子,夸张地瞪着眼睛,“早知道……”

    卡斯兰对她露出一个苦笑,点点头。

    埃达似乎毫无战败者的自觉,她懊悔地吐出一口气,“啪”地倒回地面,表情委屈。

    他。

    妈。

    的。

    早知道就继续拖下去了。

    干嘛要孤注一掷呢?

    “而您的异能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卡斯兰拍了拍胸口,一阵咳嗽后嗤笑了一声:“幸好,在刚刚碰面的时候,我脑子里没有想这件往事,否则您定然有所准备……”

    埃达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无意识地摇摇头。

    “你也很聪明,小屁孩,”她无精打采地道:“在脑里只留下‘活下去’和‘杀死他’这两种念头,然后把一切交给自己的本能……让我的‘识念’什么都读取不到。”

    卡斯兰的笑容僵住了。

    他垂下头,白发在脑后飘动。

    “那不是什么聪明。”他淡淡地道,眼神黯淡,语气低落。

    “在最残酷的战场上,”卡斯兰闭上眼睛,缓缓道:“你只会有这两个念头。”

    埃达一挑眉毛。

    “是么,”精灵似乎要找些事情来忽视掉肩部的剧痛,只见她鼓起一边的腮帮,无聊地从嘴角吐出一口气,然后默默道:“尽管年纪不大,才六十多岁,但是……似乎你有很丰富的战场经历啊。”

    “战场?”

    这一次,卡斯兰的声音很坚决:“那是地狱。”

    “是把正常人变成怪物的无边地狱。”

    “在那里,只有两种人。”

    “死人,还有快死的人。”

    地上的埃达翻了个白眼。

    “感谢您,尽管记得不太清楚,”卡斯兰似乎好转了很多,只听他低沉地道:“但是,刚刚那种感觉……就像是回到了那些地狱一样,瞬间面对四五个不同而可怕的对手。”

    “将我的所有潜能再度逼迫出来。”

    埃达轻哼了一声。

    四五个对手?

    他连这些都感觉出来了啊。

    埃达望着天空,无力地问道:“怒海惊涛,是吧?”

    卡斯兰的眉间一动,似乎有些惊讶。

    “您发现了啊,”几秒后,老头微微一笑:“我一向以为我的终结之力很隐蔽呢服役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那是冰川之融。”

    埃达了无生趣地点点头:“怒海惊涛,罕见的终结之力,对力量和速度的增幅都很小,却能赋予你超绝的本能反应,在瞬间应对一切变故。”

    “就如同大海一样,”卡斯兰感叹着肯定道:“无论惊涛骇浪如何可怕,大海却始终如一,万年不摇。”

    埃达耸了耸肩,但这个动作带动了右肩的沉重伤势,让她又是一阵龇牙咧嘴。

    “尽管有些不同,但凯拉那小子也有相同的终结之力,”埃达一边嘶声喘气,一边咬着牙道:“你横扫那一枪的时候,我才想起来。”

    卡斯兰的表情又是一动。

    “凯拉王子?”卡斯兰的语气带上了一丝激动和兴奋:“居然能跟传奇的‘狼敌’相提并论,真是荣幸之至。”

    但埃达只是耷拉着脸,像不肯认输的小孩一样,躺在地上死命甩着头。

    “可恶啊,如果我没认出来,那也不会决定冒险砍那一刀了,”她停下了甩头,带着可怜兮兮的表情,凄然道:“以伤换命,向死破局这是面对凯拉,面对怒海惊涛最好的方法。”

    卡斯兰微微一笑,缓缓点头。

    “果然啊,靠战争杀戮起家的圣精灵,跟因循守旧的白精灵毕竟是不一样的,即使舍弃了异能,您依然是可怕的战士,”卡斯兰看了埃达一眼,叹息道:“你们毕竟不是那群只懂射箭的家伙。”

    “你的夸奖,我就收下了,小屁孩。”埃达无聊地吐气道。

    两人沉默了几秒。

    “而您居然还认识百年前的‘狼敌’……所谓永生者,数百上千年的经历确实不是开玩笑,”卡斯兰缓缓道:“埃达教官,可以冒昧地问您的年龄吗?”

    “年龄?”埃达眼眶睁大,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转:“等等,我换算一下啊……”

    那个瞬间,埃达的眼神突然变得深邃起来。

    “年龄。”她淡淡地道。

    “我出生在屠龙战争后的第九个世纪,生存之战后的第四个世纪,永生树枯萎的前夕。”埃达的语气变得很低沉,偏偏自带一股稳重。

    “与帝国同龄。”

    她的目光里多了一点什么东西,静静地沉淀下来。

    卡斯兰一怔,精灵在那个刹那给他的感觉,就像一个纯真的孩子,突然变成了成熟的大人。

    “屠龙战争?”卡斯兰试探地问道。

    “精灵与龙的最后一场大规模战争,”埃达淡淡道:“人类也曾作为精灵的仆从军参战。”

    “而战争的尾声,你们自己抵御古兽人的部分,被称为逐圣之役。”

    卡斯兰恍然一震。

    逐圣之役,那岂不是……

    但下一秒,埃达就甩了甩头。

    “但我成年倒是很晚啦,”她的语气随即变软,回复了之前的满不在乎:“足足用了一千八百年,到第三次大陆战争前夕才成年呢。”

    埃达在心底哀嚎着,叹气道:

    不像长姐那个出生三小时就成年的变态。

    嗯,这段腹诽可不能让她知道。

    忘掉忘掉,赶快忘掉。

    卡斯兰皱起眉头。

    与……远古帝国同龄?

    所以,两千多岁的精灵?

    即使从成年开始算起,也有三百多岁了啊。

    卡斯兰静静注视着躺在地上的精灵,叹了口气:“精灵中的极境,用时间和经历堆出来的怪物啊。”

    “输了就是输了,”埃达无所谓地哼了一声,“再说了,在那些经验不足,只能靠反应和机智弥补劣势的人类里,你也算是很出色的了。”

    “只是您运气差罢了。”卡斯兰和蔼地微微一笑,敲了敲自己的胸口。

    “是啊,运气真差,”

    “先是遇到了能封闭自己意识和思想的战士,克制住我的最大优势,”埃达摊了摊手,一脸无奈地道:“然后,他居然还有一副钢肋骨。”

    卡斯兰哈哈大笑,笑声带动了他的肺部旧伤,老头旋即猛烈地咳嗽起来。

    “与您战斗……咳咳……是我晚年的荣幸,”卡斯兰脸色痛苦,他在撕心裂肺的咳嗽中,抓起自己的戮魂枪,勉力道:“在退役之后,能与萨克埃尔的教官一战……简直连想都不敢想啊。”

    埃达扯扯嘴角。

    下一秒,她脸色一变。

    只见卡斯兰伸出手,拾起了戮魂枪。

    埃达心头一黯。

    老头一声长叹,转动着手上威名赫赫的传奇反魔武装。

    枪头慢慢对准了地上的精灵。

    看着那漆黑狰狞的枪刃,埃达心里咯噔一声。

    精灵露出好看的八颗牙齿,放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我说啊,我们能不能打个商量……”

    不知道是疼痛还是懊丧,只见埃达哭丧着脸,对着戮魂枪的主人低声道:“传奇反魔武装可不能滥用对吧……”

    但下一刻,卡斯兰的举动让她愣住了。

    只见老头微微一笑,把枪头拄在地上,缓缓站起。

    卡斯兰靠着长枪的支撑,转身踏过埃达的身边。

    “我走了,埃达教官。”

    他一瘸一拐地离去,回头笑眯眯地道:“您可要保重。”

    埃达的表情僵住了。

    “诶?”埃达捂着右肩,在痛苦的表情中露出疑惑:“你不准备杀我?”

    “也不准备俘虏我?”

    卡斯兰呼出一口气,笑着摇了摇头。

    “我已经达成了目的,‘解决那个极境高手’,”酒馆老板感慨道:“而您已经失去了战斗力,无法给局势带来影响,这就够了。”

    埃达睁大了眼睛,然后松了一口气。

    她抿了抿嘴唇,眼珠一转。

    下一刻,只见这个精灵咧开嘴:

    “这样啊……那你的老大会同意吗?”

    卡斯兰闻言,不由得微微一愣。

    什么?

    他旋即露出笑容,无奈地道:“也是呢,既然您都这么说了,毕竟不好交差……”

    卡斯兰拔出拄在地上的戮魂枪:“那我就按照您的意思……”

    埃达瞬间变色。

    “诶诶诶,我就随口一说……”埃达的脸在一秒内换回了哭丧模式:“你看我都这副模样了……”

    卡斯兰哈哈大笑。

    但几秒钟后,卡斯兰就收敛的笑容。

    他的表情慢慢阴沉下来,眉毛扭曲,显得有些沉痛。

    “我正在做的,本来就是不赦之事。”

    卡斯兰低下头,看着地上的那把弯刀,眼里尽是复杂深邃的情绪,语调沉重,话语苍凉。

    埃达的眼神微微一凝。

    “但我已经无法回头,”只见卡斯兰目光恍惚,下意识地低声道:“至少,在最后时刻做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来稍作弥补,安慰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