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还没有想好一个借口,桑德斯已经通过断片蜉蝣打开了一条通路。

    安格尔只能抱着随机应变的想法,跟了上去

    这或许是安格尔最接近死亡的一次旅程。

    进入漆黑的跨界通道没过多久,安格尔便发现身边的桑德斯脸色骤然一变。

    桑德斯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有力的手臂,将安格尔猛地往后一拉。

    在完全失重的跨界通道里,安格尔只觉得天旋地转。他还没回过神来,下一秒,便看到前方的空间突然……坍陷了。

    这种空间坍陷就像原本是正常的通道,可突然间出现了奇妙的反应,它变成了一面反光的水镜。变成水镜还没结束,镜子还炸裂成了无数的小碎片。

    这些碎片飞快的射离原点,像四周溅射而去。

    而这些溅射而出的碎片,在安格尔的视线里,化为了一个个的空间漩涡,产生无穷无尽的强大吸引力。

    前方再无路。

    目前唯一的路,只能退后。但在这上下漆黑的世界,到处都是空间漩涡,各种引力与斥力相互作用,哪怕回头,走差一步,也必死无疑。

    不过,他们没有选择。桑德斯眼神晦暗,表情无色,嘴唇微动:“不能再往前了,我们返回!”

    桑德斯走的很慢,在他的眼里,每一步都是无数的算式。他要综合所有的条件与数据,在这空间能量紊乱,伟力杂糅的尖刀之道中,开辟出一条活路。

    空间漩涡不是静止的,它还因为吸引力在互相牵引,然后融合。那无数的漩涡最终将会融合成一点,所有的一切会在那时,湮灭为永恒的终焉。

    安格尔感觉自己就像是走在一条漆黑的地狱之路上,每一步都仿佛是个轮回。在这条狭窄的长路周围,无数的恶鬼伸出枯槁灰败的手,它们想要抓住他的腿,将他拖入地狱深处。

    同时,在他们的头顶上,仿佛还悬着一个宛若精致怀表的金色时间之轮。

    它在嘀嗒嘀嗒的作响。

    它每嘀嗒一声,这条地狱之路就在随之崩裂,并且是永不可逆的崩坏。

    它的声音,是真正的催命符。

    安格尔随着桑德斯,走的步步为营。而且,哪怕耽搁一秒,都会让活路变成死路,从此彻底迷失在这片空洞。

    安格尔跟着桑德斯走,都感觉到无比接近死亡。桑德斯则更加困难,他还需要计算步骤,短短几步路,他的额头已经布满了汗水。

    “还撑得住吗?”桑德斯的声音没有起伏,带着机械的冰冷。

    安格尔点点头。

    “那好,接下来一段路需要你的帮忙。”

    桑德斯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况,每一个念头生灭,都会导致变数丛生,所以他必须排除一切的外力干扰。

    而要返回,必然会面对空间漩涡的吸力,桑德斯之前还一心二用,一边在维护他们不被外力抛飞,一边还要静心计算,这对他消耗很大。

    “想要活下去,你现在要开始使用重力脉络,维持我计算的时候,不被外力干扰。”

    可以说,他们能不能活下去,全看桑德斯计算的道路是不是正确的。

    安格尔没有拒绝的理由,他也没有拒绝的资格,因为一旦桑德斯因为受到外力干扰而计算错误,他们将必死无疑。

    安格尔在心内默念着秘魂喃语,当灵魂一出窍,安格尔立刻通过重力脉络在他与桑德斯的身周布置起一个重力的壁障。

    就像当初托比在幽影洞穴时,它身外布置的那层灰雾一样,可以阻拦外界的一切攻击。

    安格尔自然也会,不过,当初托比是被万蛇攻击,安格尔如今却是被空间漩涡给牵扯,两种力道完全不一样。

    在重力壁障出现的刹那,安格尔就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他立刻加大幅度向外输出着重力脉络,才勉强维稳。

    有安格尔的帮忙,桑德斯终于全心全意的进入了计算,他们前进的速度勉强提升,但是消耗也在成倍的增长。

    维持重力壁障太过困难,尤其是在吸力、斥力都存在的过程中,安格尔感觉自己就像是风中摇曳的蒲苇草,若非有“大棚”遮掩,估计早已被连根拔起。可是“大棚”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安格尔能明显感觉到体内重力脉络在大幅度减少,他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到返回。

    催命的“嘀嗒”声,还在响起,为了维持重力壁障,安格尔的面色越来越白,甚至他的眼耳口鼻全都在流血。

    但纵然如此,安格尔也不敢松懈哪怕一点。

    可终究,他只是一介学徒,就算得了重力脉络,想要在这天地伟力中寻找到平衡支点,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安格尔感觉自己最多还能坚持二十秒,可这里离入口,却还有一段路。

    这一刻,安格尔无比清晰的感觉自己接触到了死亡。

    二十、十九、十八、十七……六、五、四……三、二……

    时间的倒数,也在对自己发出死亡宣告。

    当倒数到最后一秒的时候,安格尔的脸上已经布满了鲜血,并且表情充满了绝望。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

    “计算完了,跟我走!”在最后一秒,桑德斯突然开口!

    这一句话,就像是沉沦在苦海里听到的渺渺天音,安格尔还没反应过来它意味着什么,便感觉自己的手臂被人抓住,同时,速度猛地加快。

    桑德斯一改之前的龟速,朝着门口飞奔而去。

    与此同时,悬于他们头顶的催命之钟,也开始在进行着“湮灭倒计时”。当倒计时结束,空间漩涡融合归一,所有一切化为虚无。

    他们这一回,是真正的在与时间赛跑。

    或许是命不该绝,当跨界通道即将湮灭的最后一刻,桑德斯带着全身被血与汗浸湿的安格尔,成功的跑出了通道。

    当安格尔躺在风语低谷的地下溶洞大喘气的时候,断片蜉蝣所打开的跨界通道内部,突然爆发出一阵强光

    就像是追赶不及而气急败坏的人,在用强光表达着不满。

    可终究安格尔与桑德斯成功的逃出了那条催命通道,强光代表了湮灭,而湮灭只存在于那条不稳定的跨界通道中……深渊的法则,根本不容许湮灭的进入。

    所以,他们只能看到湮灭的强光,却不用感受湮灭的威力。

    强光过后,跨界通道彻底的关闭。

    尘埃落定,所有的烦忧与惊惧归于阒然,周围变得风轻云淡,仿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唯独,空气中散发的血腥味和汗酸味,彰示着之前那场逃生之旅,并非是泡影幻梦。

    安格尔还不顾形象的躺在地上像咸鱼一般苟延残喘的时候,桑德斯已经整理好自身的仪容,哪还有之前的狼狈,完全就像是晚宴上最绅士也最优雅的一位传统贵族。

    若非桑德斯眉间还有些疲色,根本看不出来先前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战役。

    “做的不错。”桑德斯低哑的声音,颇为性感。

    安格尔躺在地上,笑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现在笑的肯定很傻,但他想不出来该用怎样的表情来表达劫后余生的喜悦,只有笑,才能说明自己有多么开心,有多么的幸运。

    惊怖之后是喜悦,纯粹的开心过后,剩下的便是空虚与庆幸,以及疑惑。

    过了许久,安格尔依旧躺在地上作咸鱼状,桑德斯也没有催促,他们谁都没有再说话。桑德斯在思考,安格尔则在恢复体内的空虚。

    当安格尔感觉自身稍微有点力气后,才缓缓坐起来。

    “导师,之前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变成了那样,明明通道很正常,却是像镜子一般破碎了?”安格尔问出了心底的疑惑。

    桑德斯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道:“先把身上清理干净再与我说话。”

    安格尔低头一看,浓郁的血腥味,以及汗水发酵过后的酸臭味正往外弥漫。

    他讪讪一笑,赶紧聚集水风元素,用清洁术将自身的脏污给清理一空。

    “还有你的头发。”桑德斯道。

    安格尔摸了摸头皮,油腻打结且不说,还乱糟糟的像是鸡窝。

    又花了几分钟清理,安格尔这才顶着湿漉漉且服帖在额头上的头发,疑惑的问道:“导师,之前的状况是因为这里的空间不稳定吗?”

    “与风语低谷的空间稳定性无关,应该是跨界通道出现了什么意外。”桑德斯也无法说清具体情况,因为,他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意外。

    他跨界的次数虽然不算少,但通过断片蜉蝣跨界还是头一次。

    “要知道是不是意外,等会再试一次即可。”

    “还要试吗?”安格尔脸上有些惊惧,不仅仅是之前的延续效应,也是因为他不想在这时回归巫师界。

    桑德斯给予了肯定的回答,他曾经询问过格蕾娅关于断片蜉蝣的一些用法,并没有出现过这种状况,他更偏向这是一个单一事件。

    或许,仅仅是运气不好。

    桑德斯想到这,不禁在心底暗道:“说起来,自从离开守望要塞后,运气一直不是太好……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桑德斯并没有过度联想,只认为是巧合。

    “今天先休息,你注意恢复,等到明天再说。”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