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谢文君即将临盆的消息,夏天南有些犹豫。

    从情感来说,他想等待谢文君生完孩子再走,亲眼看一看自己第二个孩子。可是从理智上来说,战争机器已经运转起来,眼看这两天就要出发,为了个人的私事耽误几万大军的行程不是一个成熟的领袖该做的事情。

    就在他纠结之际,孙元化、司马德两人来南园求见。

    夏天南赶紧对两人说:“你们来得正好,我正拿不定主意,是即刻出征,还是过几天等孩子生下来再说……”

    孙元化毫不犹豫地回答:“这还用说,当然是等生完再说,这可是关系到琼海军未来的主公,还有什么事比这个更重要?大军等候几日又如何,早几日晚几日,流寇也上不了天。”

    司马德附和道:“我们就是为这事而来。此次出征,颇有风险,说句冒犯将军的话,万一您有个什么闪失,会极大打击全军的士气,而有了钦点的继承人就不一样了。”

    夏天南苦笑了几声,感情他们压根就没有考虑过阿九这个丫头,谢文君这个正房的子嗣才是真命天子。他很想怼一句,即使确定了继承人又如何,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又能带领他们打仗吗?

    不过他也知道,古代没有xx主义、xx思想一说,更没有革命信仰,军队的人身依附属性很强,尤其是琼海军这种披着官兵的皮实际上更接近于私兵的军队,全军的精神支柱就是他一个人。只要他有个三长两短,即使没有陷入派系之间的争权夺利,军队离衰落也不远了。这个时候,他的嫡系后代,哪怕只是一个婴儿,也能成功地把所有人团结起来,不至于群龙无首。

    “好吧,就听你们的意见,暂缓几天出发。”

    夏天南在孙元化和司马德的建议下,暂缓出征,安心等待谢文君分娩这一天的到来。一个多月的功夫,他就要第二次当爹了,而且因为涉及真正意义上的继承人,这次比上次更紧张。

    好在谢文君的肚子很争气,没有让他等太久,两天之后,谢文君安全诞下一名龙如出一辙。我们不需要守海州这样地处内陆的驿城,只需要加快速度,赶到盖州、金州等地,扼守这几个重要的地方,哪怕贼人卷土重来,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只能悻悻而归。”

    如果慕容龙城能听到这番话,向来自负的他也会佩服多尔衮的眼光。多尔衮并没有和陆战队交过手,仅仅通过分析和推理,就掌握了对手的作战特点和战术意图。

    又有人问:“睿亲王高见。不过皇上交给我们的任务是收复辽南,光守住这几个点,让贼人知难而退恐怕不行吧?这样的话,我们一撤兵,这些地方岂不是又拱手让人?”

    多尔衮笑了笑,“来转一圈,逼退贼人然后拍手走人肯定是不行的,可是囤积重兵据守更不可取,大清的兵力有限,好钢得用在刀刃上。贼人远渡重洋而来,补给有限,袭扰一番后必定退却,下次再来肯定是数月之后。在这段时间内,完全可以把盖州、金州、旅顺各地的驿城重新翻修加固,以抵御战船和大炮。等他们卷土重来之时,就未必能够轻易攻破这些驿城了。”

    马福塔有些为难:“可是咱们大请的勇士擅长面对面的厮杀,更长于野战,让他们去守城,而且是辽南各处偏僻的驿城,未免大材小用了。”

    “这个还不容易。大清的勇士更擅长野战,那么守城的事可以交给汉军。这些汉人不是最擅长守城吗,给他们多配些人马,让他们干回老本行便是。”

    众人笑了起来,纷纷说:“睿亲王说的是,汉人缩进乌龟壳里守城的本事那是一流的。”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