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伟输掉比赛之后,耍赖不履行赌约,结果被秦风帮着他兑现了赌约。

    秦风狂扇了柳伟十个大耳光,斩断一条手臂,彻底吓到了包括刑兵在内的武学协会的学生。

    他们一个个嘴巴夹得比处女的双腿还紧,大气也不敢喘一个。

    不光是他们,跆拳道社的学生经历了起初的兴奋之后,也是被秦风的强势惊到了。

    他们没有想到秦风在抽了柳伟耳光后,还会斩断柳伟一条手臂!

    唯有陈静和张欣然两人面色平静,她们都知道秦风是言出必践之人,无论是对于朋友还是敌人。

    “抬走。”

    秦风面无表情地开口,语气轻描淡写,那感觉不是斩断了柳伟一条手臂,而是折断了一截树枝。

    话音落下,他不再去看武术协会的学生一眼,转身走向陈静和张欣然两人。

    耳畔响起秦风毫无感情色彩的话语,望着秦风那孤傲的背影,身为东海大学武术协会会长的刑兵,真正意识到了传言不是假的——秦风极其危险,绝不可轻易招惹!

    “呼~”

    旋即,刑兵吐出一口闷气,然后快步冲到柳伟身前,将柳伟扶起,同时用眼神制止柳伟不要再胡言乱语。

    做完这一切,他又小心翼翼地看了秦风一眼,确定秦风不会再做什么后,扶着柳伟,带着武术协会的学生,逃一般地离开了练功大厅。

    与此同时。

    东海大学的论坛炸锅了!

    “五秒,五招,柳伟完败!(附照片一张)”

    张欣然所发的这个帖子成为热帖,而且被论坛的版主置顶。

    “陈静前几天不是还打不过柳伟吗?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厉害了?”

    “是啊,真是好奇比试的过程,欣然女神,求比试视频!”

    “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自作孽,不可活,柳伟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哈哈,柳伟这个猥琐男,你还想直播与陈大美女上~床,我看你还是去医院直播吧!”

    “我比较好奇,柳伟有没有兑现兑现赌约,自扇耳光向陈美女认错?”

    ……

    短短几分钟之内,帖子下面有几百条回复,几乎一边倒地认为柳伟是自作自受。

    同时,关注这件事情的人们也很好奇,柳伟是否愿赌服输地兑现赌约。

    其中,以在协会教学楼下守候的那些学生热情最为高涨!

    “快看,武术协会的人出来了!”

    “天啊,那是柳伟吗?”

    “柳伟被打成了猪头?”

    “不光如此,他的右手好像断了!”

    “惨惨惨,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

    随着刑兵扶着柳伟出现,那些原本捧着手机浏览论坛的学生们,一个个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纷纷大叫了起来。

    听着学生们的话,望着那些学生兴高采烈的样子,柳伟气得差点晕了过去。

    这一刻的他,就像是被人击倒之后,又被踩了上万脚,那叫一个悲催。

    “不要在意,我先带你去医院!”

    刑兵生怕柳伟与那些打了鸡血一样的陈静支持者们争执,甚至是发生冲突,连忙开口提醒。

    因为,在他看来,如果柳伟真的那么做了,只会自取其辱!

    柳伟虽然心中都快气炸了,但也知道目前的形势不能与陈静的那些支持者争执,便任由刑兵搀扶着他,从人群中离开。

    “陈静出来了!”

    “陈静,陈静!”

    “陈美女威武!”

    刑兵搀扶着柳伟前脚刚走,秦风便带着陈静、张欣然和跆拳道社的学生从教学楼中走出,引发了震动。

    看到这一幕,秦风暗自松了口气。

    他知道,今日一战的目的达到了——从今往后,偌大的东海大学,无论谁想对陈静、张欣然和苏妙依三女图谋不轨都要好好掂量掂量。

    即便没有他的存在,陈静的武力也可以起到很大的威慑作用!

    “妈~的,这事没完!”

    不远处的停车场,柳伟强忍着疼痛钻进车里,看到前方喧闹的场面,恨得牙痒痒,“我一定要让姓秦的付出代价!”

    “还是先去医院处理你的伤势吧。”

    刑兵劝说道,他原本就对秦风心存忌惮,经历今晚的事情之后,心中那份忌惮呈直线上升。

    他不想招惹秦风,也不希望看到柳伟继续不知死活地去招惹秦风。

    “刑兵,你哥出关了没有?”柳伟突然问道。

    “据说最近出关,但我前天打电话给他,他的手机还在关机,应该还没出关,否则会给我回电话。”

    刑兵如实说着,然后心中一动,明白了什么,一脸惊讶道:“你……你该不会想让我哥为你报仇吧?”

    “你哥不是一直想代表华夏参加全球武道大会么?”

    柳伟间接给出答复,引诱道:“只要他出关后帮我教训了姓秦的,我就全力帮他实现这个愿望——你也知道,这个名额只有一个,最终的决定权在我爷爷那里!”

    “等他出关了,我问下他。”

    刑兵闻言,有些心动,但没有立即表态。

    参加全球武道大会,成为全球武学界年轻一代第一人,是他哥哥刑风自小的梦想。

    但两年一届的全球武道大会,每个国家的参加名额只有两个,一个是宗师组,一个是青年组,机会非常难得。

    这个名额将由华夏武术协会决定!

    而柳宗盛身为协会会长,拥有拍板的权力。

    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以来不懈余力与柳伟搞好关系的原因。

    柳伟无论如何怎么说,也是柳家这一代唯一的后代,而且被柳宗盛溺爱。

    若是柳伟在柳宗盛面前力荐的话,多少还是有些用的。

    但同样,刑兵又有些担心。

    他担心自己哥哥刑风不是秦风的对手。

    那样一来,若是刑风帮着柳伟对付秦风,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被秦风打伤的话,即便有机会参加明年的武道大会,也会因为受伤而丧失这个机会!

    所以,他不敢轻易表态答应,而是决定将选择权交给哥哥刑风。

    “你尽快问一下,若是他不愿意的话,我去找其他人。”

    汽车里,柳伟冷冷地盯着远方的秦风,恨意凛然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宗师也好,武道天才也罢,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将姓秦的打成一条死狗!”

    这一次。

    刑兵选择了沉默。

    他知道,柳伟贼心不死,势必要报仇雪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