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叔叔。”少女冲着刘队大声的喊道,由于刘队的天眼没有被林不凡打开。所以他看不见刘倩,也听不到刘倩说话。

    “你把我扶到这干嘛啊,是不是有侄女的线索了?”刘队长疑惑的问道。

    “没错,但是我现在需要你调整一下你的心态,放松自己。”

    “林兄弟,你快说吧。”此时刘队长的情绪有点激动。

    “还是你自己问吧。”林不凡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将双手拍在刘队长的肩膀上,把刘队长肩膀上的两盏阳火给拍灭了。刘队长瞬间感到身体由里到外的冷,他不禁的打了一个冷颤。

    “好冷啊。”刘队抱着胳膊说道。

    “叔叔。”刘倩走到刘队长的身边喊道。

    “倩倩。你不回家在这待着干嘛?你爹跟你娘找你都快要找疯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省心呢,我知道把你分配到这教书你心里不舒服,你也知道你爹跟你娘就是普通的农村人,他们供你念书已经欠了不少的饥荒了,也根本拿不出钱来给你分配工作了。不过你放心,市里那面我已经找人了,等再开学我会安排你到市里的中心小学当老师,赶紧跟我回去吧。”刘队长说完这番话走向前伸出手要拉刘倩,当刘队长的手快要抓到刘倩胳膊的时候却抓了一个空。刘队长又抓了一下结果还是抓了空。接着刘队长又试了几下结果还是一样。

    “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这样?”此时的刘队长有点傻眼了。

    “你的侄女已经死了,现在你看见的是他的阴灵之体。”林不凡在一旁为刘队长解释道。

    “林兄弟你这是开什么玩笑?”刘队长根本无法接受林不凡说的事实。

    “叔叔,他说的对,我已经死了,你现在看见的只是我的魂魄。”刘倩说到这的时候又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倩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这样?”此时刘队长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刘倩,他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二月二十八号来到了这个边木村小学,这个学校加我一共四个老师,两个男老师两个女老师,那个女老师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他教的是一二年级的学生,还有一个男老师也是五十多岁,他跟那个女老师是两口子,他教的是三四年级的学生。我来到这以后就被安排教五六年级的学生,因为我的文凭是这个学校最高的。”刘倩说到这的时候回过头望着那五六年级的教室。

    “然后呢?”林不凡在旁边插了一句,他觉得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

    “还有一个老师他叫陈刚,他今年四十八岁不仅是老师还是这个学校的校长,更是这个边木村的村长,我今天能变成这样都是被他给害的!”刘倩说到这的时候再一次的哭了起来,这次她的哭声比之前大了许多,此时可以用嚎啕大哭这个成语来形容了。

    “倩倩你继续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刘队长身子颤抖的问道。

    “其实来到这个学校的时候,我是有点恨我的父母没能耐,如果他们肯拿出一垫点钱来我就不会被分配到这个破烂的学校来,我也知道我父母这几年供我念书不容易,他们手里没有积蓄不说,外面还欠了不少的外债,渐渐的我适应了这里的生活。除了住宿环境差一点,其他的那些我都能适应,毕竟我也是从农村长大的。开始的时候我有点讨厌这里,讨厌这里的一切,甚至厌倦早上起来自己要去小河边打水洗脸,因为这里连个自来水都没有。后来我的学生看出来了,他们每天都会很早的到学校将水打好放在我的宿舍门口,可以这样说我先是喜欢上了这些孩子,然后喜欢上了这里,如果没有这些孩子的话,我在这里都坚持不了十天。是这些孩子打动了我,给了我留下来的勇气,上课的时候我是他们的老师,下课的时候我便成为了他们的朋友,孩子们喜欢我,我也喜欢他们。”刘倩说到这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容。

    “我在这里两个月跟那对夫妻教师都没有说上十句话,倒是跟陈刚相处的很融洽,毕竟他是学校的校长,他有事没事都会找我谈心,他在我的生活上给了很大的帮助。而我在心里也把他当成自己的叔叔。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也都跟他说。开始的时候陈刚对我很尊重,我们谈话的时候总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可是时间长了以后,他就找借口靠近我,甚至有的时候故意用手触碰我身体的敏感部位。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他不是故意的,可是时间长了我发现他对我越来越过分了,我们谈话的时候他对我不是勾肩搭背就是把手放在我的腿上。自从发现他对我产生过分的举动后,我就对他产生了反感,他每次找来找我谈话。我都故意找借口推辞他。”

    刘倩说到这的时候情绪变的激动了起来,他身上的怨气也变得越来越浓,周围的阴气也全部的向他的身上靠拢,她的表情也开始变得狰狞了起来。刘队长看到刘倩这个样子吓的向后退了一步,此时刘倩的样子跟他认识那个温文尔雅的刘倩完全是两个样子。

    “四月三十号的那天晚上我在屋子里收拾行礼打算第二天回家,因为五一劳动节学校放假五天,我想回去看看我的父母,那天晚上陈刚也没有走,他住在男生宿舍里。晚上九点的时候陈刚就来敲我的门,说是要找我谈谈心。说我最近工作情绪不高,当时我告诉他我要睡觉了。想要谈的话等过了劳动节回来上班再谈,可是他根本不听,一脚就将我的门给踹开了。因为宿舍条件简陋,只有门外能上锁,门里面根本就没有锁,甚至就连一个插销都没有。我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是将床头旁边的桌子搬到门口用来挡着门,生怕晚上有人进来,毕竟我是一个女生,而且这间屋子里就住我这么一个人,要说不害怕都是假的。陈刚刚走进来,我就闻到了他身上散发着浓浓的酒气,然后他就坐在了我的床上瞪着眼睛看着我,那个时候我很害怕,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被子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我们互相对视了五分钟,最后这个陈刚向我扑了上来,我大声喊着救命,可是我喊破嗓子也没有人来救我。那天晚上陈刚那个畜生强(qiang)奸了我三次,第二天早上他跪在我的面前哭诉着自己昨天晚上喝醉了对我做出了过分的举动,然后祈求我原谅他,我当时明确的告诉他我会报警,我会用法律的武器惩罚他。陈刚怕我报警,于是这个畜生又强(qiang)奸了我两次,然后将我给掐死埋在了后山上。”刘倩说到这的时候,刘队长的身子开始颤抖了起来,他将腰里的一把手枪拔了出来。

    “陈刚这个畜生住在哪,我要毙了他,我要毙了他!”刘队长愤怒的吼道,别说刘队长生气,就连林不凡听到这件事的经过也是气的浑身发抖。

    “这个畜生真是天理不容。”林不凡狠狠的踹了身后的那颗枣树骂道。

    “叔叔,我死的好屈啊!”刘倩说到这的时候蹲在地上抱着头痛哭起来。

    “林兄弟,你现在扶着我,我要去找那个陈刚,我要毙了他!”刘队长转过头对林不凡说道。

    “刘队长,我希望这件事你应该冷静处理,你们警察做事都要讲究证据,现在你没有找到证据就要去枪毙那个陈刚,这样你会落得什么下场你应该知道。”林不凡冲着刘队长说着自己的看法,这个时候林不凡要是扶着刘队长去找陈刚报仇的话,估计林不凡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林不凡可不想被他们连累进去。

    “是啊叔叔,你先别冲动。”刘倩也在一旁劝着刘队长。

    “倩倩,对不起,是叔叔无能。”刘队长抱着头痛哭道。

    “叔叔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你不需要自责,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你说吧,只要叔叔能办到的,一会为你去做。”刘队长对刘倩承诺道。

    “我希望叔叔不要把我死了的这件事告诉我的父母,你就告诉我的爸妈,说他们养了一个不孝女,他们的女儿跟着别的男人私奔了,这辈子都不会回来了。”刘倩说着话的时候眼睛中闪着悲伤之色。

    “好,这件事我答应你。”刘队老泪纵横的答道,这件事刘队长还真没办法对他的大哥大嫂说,如果把事情告诉他大哥大嫂的话,结果还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那你的尸体现在在什么地方?”林不凡在一旁问道,现在的刘队已经情绪失控了,这些关键的问题如果林不凡不问的话,他是不会问的。

    “陈刚就把我埋在学校的后山上。”刘倩回过头指着学校的后方答道。

    “你带我们去看一下吧。”林不凡继续说道。

    “好。”刘倩点头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