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我毁了他!

    秦家。

    淘淘已经放学回家。也吃过了丰盛的晚餐。

    此时,她正像一只小猫咪,蜷缩在秦老师喷香温暖的怀抱里看电视。

    这世上,能像淘淘这般肆无忌惮在秦素怀里翻滚的,怕只有她一人了。

    “姑姑,唐欢真的去白家了。”淘淘小脸蛋上写满了兴奋之色。“好想看看白家会不会真的被他洗劫一空。”

    秦素目光平淡的看着新闻联播,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绸缎睡衣,看起来极有女人味。也散发出妖娆之气。

    但对于淘淘的开口,她并没有接茬。只是专注地看着新闻。

    淘淘见状,忍不住挠了挠秦素的后背,抱怨道:“姑姑你怎么不理我呢?”

    “不想看电视就去睡觉。”秦素淡淡扫了淘淘一眼。“小孩别老关心大人的事。”

    淘淘撇嘴道:“我不小了呢。”

    略一停顿,她又说道:“而且我还特别的关心,为什么姑姑不肯接董姐姐的电话,也不肯和她见面呢。”

    “说了你懂?”秦素抬眸扫视淘淘。一点也不和蔼可亲。

    “当然懂。”淘淘一本正经道。“我可是早就把小学课本全部读完了。正在自学初中课程呢。”

    秦素抬起葱白的手指,轻轻戳来戳淘淘的额头:“这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姑姑十岁就读完了高中课程。你能吗?”

    淘淘张了张嘴,掰着小手指算了算:“我可能要十二岁才能读完。”

    两个天赋异禀的学霸正在讨论着一件丧心病狂地事儿。学渣绝对听不下去。

    秦素见淘淘兴趣浓厚,也不想坏了她的好兴致,略微停顿了一下,这才说道:“你觉得唐欢是个什么人?”

    “年少轻狂,目中无人。”淘淘用她所能想到的词汇形容着唐欢。“不过我并不讨厌他。反而觉得他很有意思。”

    “有什么意思?”秦素问道。

    “姑姑不是常说京城太风平浪静了吗?缺点热情吗?”淘淘坏笑道。“以后等唐欢功成名就来到燕京,应该就会热闹起来了。”

    事实上,唐欢还没进京。就已经搞了好几次大事件。

    他的确有搅乱京城的胆魄。也实在有些天不怕地不怕的气概。

    秦素沉默了片刻,那美丽的眸子里闪过异色。仍是没开口。

    “姑姑,你教董姐姐,让她派唐欢去和白家谈判。可唐欢却把事儿搞这么大。董姐姐一定很头疼吧?毕竟——白庆阳可不是什么善茬啊。”

    淘淘常年跟在秦素身边。她对燕京局势的判断,甚至比唐欢还要深刻。这就是所谓的耳濡目染。也是为什么豪门之后的底蕴,是普通孩子终其一生都无法比拟的。

    “嗯?”秦素挑眉道。“你是在埋怨我,为什么不接你董姐姐电话?”

    “我哪里敢埋怨姑姑哦。”淘淘嬉皮笑脸道。“我就是好奇嘛。”

    “什么都告诉她。对唐欢不公平。”秦素微微眯起眸子。

    “什么意思啊?”淘淘不懂了。

    “唐欢帮她出面讨债。她就应该信任唐欢。”秦素不疾不徐地说道。“这是对唐欢的一次考验,也是对她的一次考验。”

    淘淘似懂非懂地问道:“姑姑的意思是。如果董姐姐不信任唐欢,她就没资格获得唐欢的帮助?”

    秦素略微放低了声音。意味深长道:“她就失去了唐欢。”

    是的。

    如果董心怡在这次事件上不信任唐欢。她就彻底失去了唐欢。

    不管是现在,又或者将来。

    不论她有什么事儿寻求唐欢的帮助,在未来,唐欢都不可能再真心实意地帮她。

    因为董心怡并不信任他。在危难时刻,当他挺身而出,要以大风险换取大回报时。董心怡会退缩,会懦弱。

    唐欢反倒成了罪魁祸首。

    他不傻,更不是白痴。

    他不会无条件去帮助一个不值得帮助的人。

    要知道,这一次唐欢面对的,可是白庆阳这样一位大枭雄。

    若是连董心怡都退缩了。唐欢还有以身犯险的意义么?

    淘淘只知表层意义,却不知其所以然。秦素也只是言简意赅地阐述了结果。并没有解剖细节。

    主要还是她太小了。有些关于人性的东西。她想晚些再告知淘淘。

    “姑姑。那你说唐欢今晚能成功吗?”淘淘好奇道。“而且,姑姑你把唐欢说的那么重要。他真的值得董姐姐如此信任吗?”

    唐欢和董心怡,淘淘更倾向于后者。毕竟同为女性嘛。唐欢始终是个臭男人。

    “今晚之后,你就知道他是否值得信任了。”秦素眯眼说道。

    今晚之后,她也就能看出唐欢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物了。

    至少现在为止,她很满意唐欢的进度。

    一切,也都在秦素的掌控之中。

    ……

    白家。

    白庆阳的书房之中。

    长子白不臣在白城发展事业,进度还不错,已经寻觅到不错的投资方向。而次子白万里,则是留守燕京,陪伴在白庆阳左右。

    那一巴掌,并不会粉碎他们的父子情。只会让白万里愈发的记恨唐欢。

    这一巴掌,严格意义来说,是董心怡赐予他的。尽管是父亲白庆阳亲手打的。

    但结果呢。

    白万里记恨的却是唐欢。

    因为由始至终,都是因为唐欢的存在,才会导致今天的结局。

    “他很快就要来了。”

    白万里眼神阴冷地说道:“父亲,我请命带人把他堵在门口。”

    “然后呢?”白庆阳点上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

    白家并不禁烟。

    却禁止唐欢抽烟。

    这就是大人物对待小角色的态度。

    我做什么都可以,但你不行。

    “他要敢放肆,我毁了他。”白万里眼中露出杀机。

    很显然,这是个绝佳的契机。

    不管是魏家还是梁家,都想将唐欢处之而后快。却都没有找到足够合适的场合与契机。

    眼下,唐欢主动送上门来,而且要干一件丧心病狂地事儿:抄家!

    就算唐欢因此而人间蒸发,也不会有人埋怨白家以强欺弱,目无法纪。

    因为,唐欢太猖狂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