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权富贵发生什么了叶开自然知道,不过他不知道这么巧,王权富贵正好续上了前世情缘。

    虽然叶开能保证就算王权富贵续上情丝,本性也不会有什么变化,所谓堕入魔道也是空谈,可法就是法,神界是容不下他的。

    而神界发生了什么,叶开就不知道了,他现在是在尽量忍住,不去推演,不去幻想,想尽办法转移注意力。

    就在王权富贵和马小玲下来的时候,叶开等人已经喝上了。

    这还是薇薇安提议的,想转移叶开的注意力,两种办法,一种是打游戏,一种是喝酒,对于万年单身狗来说屡试不爽。

    韩蕊也是吐槽了好久,才接受叶开身边这么多妹子,还多数都是对他有意思的妹子,结果他还是单身狗这个设定。

    韩蕊估计,要是没有这么多人,只有一个的话,那现在叶开应该已经子孙后代遍地跑了。

    要是有两个的话,白色相簿的季节应该到了。

    要是叶开是个人形自走炮的话,那天堂的诚哥应该向他招手了。

    没办法,喜欢叶开的妹子,其中有四个是超级彪悍的说。

    一个精灵神,一个法神,一个法龙神,一个海神。

    话说,神什么的,不是神话吗?

    算了,她都知道奇门遁甲了,出现神话中的故事也很正常,神是真的存在的也很正常。

    不过,这就是一个小酒吧吧?一个小酒吧,一张桌子边上坐着四个神,还都跟自己谈笑风生,韩蕊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栗山未来也是这个感觉,神什么的,距离她太遥远了。

    她早上洗个脸,刷个牙,开开心心的来追BOSS,结果BOSS没追到,倒是完成了这辈子的妖梦首杀。

    首杀完后,蹭了顿饭,她已经觉得很幸福了。

    结果,碰上了诡异的叶开一伙。

    他们之前是在说游戏还是在说金赞娱乐?力量足以毁灭六界?六界是什么?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栗山未来当了这么久驱魔人,也只知道人界,仙界,冥界,神界,四界而已。

    在她的心中,魔界就是那些邪修,妖界就是那些妖怪。

    “乖,张嘴,啊!”叶开的勺子里是酸奶,他正抱着薇薇安,哄她吃饭。

    “啊。”薇薇安听话的张嘴,然后叶开完成了他的喂食PLAY。

    尤菲满脸通红的低着头吃东西,吃两口就喝口酒,大有一种今天要把自己灌醉的感觉。

    之前发生的事,太不真实了。

    要不是薇薇安忽然提议喝酒,看叶开的手都要往上摸了。

    要是就她和叶开两个人还好,可那么多人看着呢……

    虽然都是女人,虽然都穿着衣服,可被那么多目光盯着真的不舒服啊!

    特别是龙傲娇的目光,那是要杀了她啊……

    “夕瑶和雪见怎么样了?”叶开随意的道。

    果然,抱着薇薇安什么的,真舒服。

    话说,晚上要不要抱着薇薇安睡觉?

    想到这,叶开的小腹下方一阵火热。

    薇薇安的眼中泛起了一阵蓝色的光芒,叶开只觉得刚刚升起的欲望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场能勉强压场的,也就薇薇安了,这才是她主动坐过来的原因。

    要是换成龙傲娇,尤菲,八成会半推半就。

    就算是真的发生什么,她们也只是会红着脸,强忍着。

    岛风和海伦娜更不用说,要是叶开让她们去他房间脱衣服躺床上,她们都不会多想。

    就算叶开真的做了什么,她们也会觉得叶开是在跟她们玩,反而会因为关系更加亲密放松不少。

    可薇薇安不懂的是,她现在也有点玩火的意思了。

    叶尘都知道,这种事堵不如疏。

    可薇薇安的行为呢?完全是在积累。

    这也和薇薇安的行事风格有关系,她是一个喜欢精细研究的人。

    碰上叶开这种情况,可以说是万年就这么一个,不研究透彻,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嗯……话说薇薇安好像不太在意会把自己搭进去。

    “玩的可开心了。”岛风笑道。

    “那就好。”叶开点了点头道。

    只要不碰上古神级的对手,谁都动不了夕瑶雪见。

    就算是真的碰上了那种级别的,叶开也能反应过来。

    他现在把最后能用的心神,系在了夕瑶和雪见的身上。

    她们两个这个时候不在,也是一件好事,叶开也是发现有些不对,才给她们请了长假,放两人出去玩。

    这件事本来是无心插柳,想不到能让他忍的轻松一些。

    要知道,萝莉对叶开的杀伤力,不亚于御姐……

    至于叶子?叶子做事有自己的分寸,用不着叶开担心。

    “哟,你们下来了?”叶开见马小玲和王权富贵下楼,一脸暧昧的笑容。

    王权富贵依然是那副样子,不过眼神温柔了不少。

    马小玲搀扶着他的胳膊,一脸幸福的表情。

    不用想就知道,双方已经被对方攻略了。

    “多谢救命之恩。”王权富贵淡然道。

    “不客气,大家都是朋友嘛。”叶开摆了摆手道:“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王权富贵迎着所有人怪异的目光,带着马小玲随意的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正是栗山未来和韩蕊的中间。

    若琳松了口气,之前有些诡异的气氛,因为这个家伙的加入,倒是好了不少。

    不过,也就王权富贵这种不会看颜色和场合的家伙,才能做的出来。

    没看栗山未来和韩蕊多么怨念吗?

    “回神界请罪。”王权富贵淡然道。

    “嗯?你没毛病吧?”叶开愣了一下。

    “小玲支持我。”王权富贵淡然道。

    “你知道回去意味着什么吗?”叶开皱眉道。

    “九重雷劫之刑,撑过了可以留下情丝,与妻子共入神界。”王权富贵淡然道。

    叶开定的法,从来都不是死的。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叶开留下了一线生机。

    可是……

    “你知不知道,从来没有人能撑过去?这件事,我不会帮你徇私的,我顶多锁住你们的魂魄,让你们走后门转世。”叶开皱眉道。

    虽然有这个法,但神该堕落成魔的还是会堕落,会逃跑的还是会逃跑。

    不止是因为多了情丝,更多的是对天道的畏惧。

    法是叶开定下的,他不可能去帮王权富贵撑天劫。

    但,法不是死的,虽然神死后,它们的记忆灵识会全部消散,根据因果随机转世,再也找不到他们存在的痕迹。

    可叶开如果想打破这个规矩,还是可以做到。

    “不需要走后门。”王权富贵淡然道:“别人撑不过去,不代表我撑不过去。而且,真正受劫过的,也只有两人而已。”

    “因为他们看到了天威,知道不可能。”叶开饶有兴致的道。

    “以王权之名,我,一定可以。”王权富贵斩钉截铁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