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船,机舱中。

    铛!铛!铛!铛!

    雪白灯光下,朴正焕以铁棍敲击蛋壳,发出清脆巨响。

    “怎么回事?”他神情狐疑。

    “怎么了,朴君?”一名国字脸男人走来,低声询问。

    “这蛋壳硬得过分了……”朴正焕微微皱眉,“我见过良龟的龟卵,其龟卵的硬度也远远比不上这个。究竟是什么机械兽,能有这样的兽卵?”

    “良龟?那可是兽王!”国字脸咋舌,“这颗巨卵,难不成还是兽皇之卵?”

    “兽皇之卵?不可能的!”又一个年轻人凑过来,不以为意道,“堂堂兽皇之卵,怎会就这样漂浮于海面?除非其父母都死了!”

    “就是!”国字脸也笑了,“若真是兽皇之卵,我们反倒是走了大运……”

    其他人也笑了。

    一众高丽人却不知道,自己惹上的不是大运,而是厄运!

    嚎!

    一声暴虐咆号传来,声音洪亮,距离显然很近。

    三人闻声,脸色同时一变。

    “是——北海巨妖!”朴正焕眼神一闪,反倒平静下来,“放心,我们刚刚已经驶离了北海巨妖的领地,它不会追上来的。”

    “哦,白担心了。”

    其余人点头,也平静下来。

    咚!

    但紧接着,又一声巨响响起,整艘龟船剧烈摇晃,三个人都被震翻在地,摔得七荤八素。

    “这是……什么?”

    朴正焕稳住身形,抬头望去,就见前方船壁上,一道巨大凸起浮现,裂纹四散。

    而凸起的裂纹之上,隐约可见吸盘的印痕!

    “什么?”朴正焕惊怒交加,不解说道,“海中霸主绝不会轻易离开领地,怎么会追击咱们?咱们和它无冤无仇的……”

    “难不成,它对也精卫也感兴趣?”国字脸低声道。

    “精卫?可能么?”朴正焕满头问号。

    在这个时候,他们自然还联想不到那颗雪白巨卵。

    咚!咚!咚!

    来不及思考,北海巨妖的腕足汹涌而至,片刻间,他们前方的船壁上有无数巨大凸起冒出,密密麻麻!

    北海巨妖狂击猛攻,攻势如狂风急雨,每一击都如天崩地陷,在船体上留下巨大凹陷!

    “留在这是死路一条,赶紧出去,登上机甲!”朴正焕脸色苍白,但没有失了方寸,大声下令,“弃船,立刻弃船!”

    “是!”

    “是!”

    都这个关头了,另外两人自然没有反对意见。

    咚!咚!咚!

    巨响声中,龟船疯狂摇晃,三人相互搀扶着奔跑,周围的物件不时栽倒,东倒西歪,砸在他们身上。

    很快,他们到达甲板。

    这一刻,三个人同时惊呆了!

    嗡!

    整艘龟船已然脱离海面,被无数腕足抓握着腾空,并开始渐渐倾斜,整艘龟船都要翻覆过来。

    倾斜的过程中,三人可清晰看到,海面上有两个巨大的眼睛望着龟船,视线冰冷,充斥着暴虐无情。

    “北海巨妖?真是它?”朴正焕浑身发冷,嘴皮都在哆嗦。

    “朴君,赶紧登上机甲,赶紧走!”国字脸一扯他的肩膀,大声道,“机甲上有浮空推进系统,咱们可以飞行逃离!趁着机甲还没被损毁,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朴正焕如梦方醒,点头道:“走,立刻走!”

    龟船的甲板上,一架架高丽机甲停驻,排成一个整齐方阵。机甲都有都有机架固定,因此,虽然龟船已然倾倒,机甲却没什么损伤。

    三个人亡命奔逃,动作极快,在龟船翻倒前,都登上了机甲。

    轰!轰!轰!

    赤芒翻滚不休,三架机甲的后方喷射出赤红热流,接着挣脱机架,纷纷腾空而起。

    才刚刚离开,后方传来“咔擦”一声,巨响回荡开来。

    “嗯?”朴正焕转身望去,视线僵硬,满脸惊骇。

    这整艘龟船竟被从中折断,无数船员哀嚎着落水,旋即被腕足激起的漩涡所淹没,再无踪迹。其场面好似地狱,惨烈无比。

    咔擦!咔擦!咔擦!

    脆响声不绝,北海巨妖伸出无数触须,撕扯着龟船,将之撕成更小的碎片。一块块钢板被扯出来,随意地抛向海面,激起无数巨浪。

    它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咔擦!

    龟船的机舱裂开。

    北海巨妖发现了什么,无数巨大触腕探出,深深扎入机舱,而这一次,它的动作却并非狂暴猛烈,而是相当轻柔,甚至有种小心呵护的味道。

    腕足横卷,一颗雪白巨卵在腕足中浮现,被北海巨妖纳入怀中,消失无踪。

    “什么?这颗蛋……”朴正焕声音沙哑,失声低呼。

    到这个时候,他自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颗雪白巨卵,居然是北海巨妖的卵!

    而一切祸乱的根源,也正是这颗海妖之卵。

    “怎么可能?”朴正焕满腔疑惑,嘴里絮叨不停,“北海巨妖蛰居于海底,它的卵怎么可能出现在海面上?而且,还是刚好飘到龟船的旁边?这不合常理,完全不合常理!”

    他有种感觉,自己似乎被阴了。

    但是,被谁呢?

    在龟船的探测系统中,根本没看到任何舰船或者潜艇。更何况,这里是深海,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潜艇敢深入北海巨妖的势力范围!

    难不成,这只是个巧合?

    若是巧合,自己未免也太倒霉了点!

    朴正焕欲哭无泪。

    寻回了自己的卵,北海巨妖却不肯罢休,它要狠狠教训这帮“偷蛋贼”。

    嚎!

    一声回荡海天的咆哮后,北海巨妖又一次袭杀而上,无数腕足如狂风暴雨袭出,声势磅礴,攻向另一艘龟船。

    “赶紧逃!”半空中,朴正焕开通了通讯,大声指令道,“加速!全速前进!”

    “加速不了!”通讯频道中,一声绝望的呐喊传来,“我们还拖着精卫,引擎已满负荷运转,无法再加速了。”

    “命都保不了了,还要精卫?”朴正焕忍不住骂了句脏话,沉声道,“松开机械手,全速离开!”

    “是!”

    “是!”

    两艘龟船得到指令,立刻断开机械手。

    咔!

    精卫战船沉落,重新沉入海底。

    这一操作立竿见影,两艘龟船的航行速度节节攀升,向北方行驶,极速逃窜。

    但慢了一拍!

    哐当!

    北海巨妖的腕足砸下,一艘龟船遭遇灭顶之灾,整艘船和那片海域都疯狂下陷,出现一个突兀凹陷。而船舱中,几乎所有电子设备都爆发出火花,整个船体都矮了半截!

    “该死的!”半空中,朴正焕看着这一幕,却是无能为力。

    眼看这艘龟船也将化为海底残骸,忽有新的变化横生。

    嗡!

    一团雪白破空袭来,裹挟着滚滚雷鸣,气象恢弘,尖啸惊天!

    ——鲸咆弹!

    北海巨妖挨了一记鲸咆弹,无数气泡炸裂开来,它的身上血光四溅,青色血液淋漓而落。

    嚎!

    北海巨妖怒吼一声,追杀龟船的腕足收回,化作一道摧枯拉朽的钢铁风暴,疯狂袭向水面下的龙鲸!

    两者再次爆发恶战,激起惊涛骇浪,狂暴涟漪伴随着轰鸣声卷散,久久不停。

    “走,赶紧走!”朴正焕面露喜色,大声号令道。

    两艘龟船落荒而逃。

    朴正焕等三架机甲掠空而过,落在唯一完好的龟船上,看着远处的鲸波鳄浪,大呼侥幸。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清点一下损失,这一趟前来不止没有获得精卫战船,三艘龟船更是一毁一重创,仅有一艘完好。

    这趟买卖,可是赔本赔到姥姥家了!

    “真他娘的……”朴正焕跳出驾驶舱,满脸苦涩。

    他不知道,自己沮丧的表情,正落在远处一头浮木般的寐鱼眼中。

    “这帮家伙运气还真不错……”赵潜双臂环抱,轻哼了一声,“都落到这步田地了,还能绝处逢生!”

    对侵入华夏领海的家伙,他可没什么怜悯之心。

    “不过,他们也损失惨重。”大衍械手道,“龟船是异型武具,损失一艘少一艘。这次教训后,短期之内,他们恐怕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这样最好。”赵潜点点头。

    “下海去!”大衍械手又道,“龟船的甲壳很特殊,也是一种罕见的尖端科技,或许会对你我有用。”

    “好,向下!”眼看跟着高丽战船也意义不大,赵潜下达指令。

    寐鱼一个翻身,激起无数气泡,一路向下,沉入海底。

    海下。

    龟船被北海巨妖撕碎,碎片零零散散,散落大片海域。

    赵潜只得操控着寐鱼来回游走,摄像头扫过一个个残片,再由大衍械手计算整合。

    不过,虽然很费功夫,其内部构造却清晰可见,比观察精卫战船时还要清楚得多。

    “差不多了……”折腾了大半天,大衍械手道,“去精卫那里,记录其位置!以后若有机会,我们再将它取回来,不可落入他族之手。”

    “知道了!”赵潜点点头。

    海底,寐鱼游荡前行,很快,就追寻到精卫的下落。

    但是,此地相当古怪!

    周围彩光摇曳,一枚枚圆球流溢着妖冶光芒,如同深海中的一个个小型太阳,在一片漆黑中相当醒目。

    赵潜看得迷醉,半晌后,低语道:“这是……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