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脉三重以内,谁能击败我的战兽‘铁刺水牛’,本少爷奖励凡级上品武技一门。”

    杜云程站在高台上,一脸倨傲,耀武扬威。

    妖兽和战兽,本质上是一样。

    二者的区别在于,一个是野生,一个由人驯养。

    话音一落。

    哗!

    场上轰动不已,许多武者兴奋激动,擦拳磨掌。

    “凡级上品武技?这是真的?”

    “在青昌城,只有大世家才拥有上品武技,散流武者根本接触不到。”

    基础武学之上,便是入品的武技功法。

    分别是凡级、灵级、地级、天级等,每个等级,有下品、中品、上品的之分。

    凡级上品武技,那可是对应开脉七重以上,威力可想而知!

    上品武技?

    罗天都有些心动,他在学府修炼的还是基础武技,进阶开脉后,最多选择一门凡级中品武技。

    凡级中品与凡级上品,这二者在威力上,有极大的差别。

    “我来!”

    一名二十多岁的布衣男子,进入斗兽场。

    这名布衣男子,是一名散流武者,修为是二重巅峰,比罗天遇到的高轩,修为还要高半筹。

    “阿牛,碾碎他。”

    杜云程眼中充斥着嗜血和兴奋。

    吼!

    战兽“铁刺水牛”,咆哮大吼,地面一阵轻颤,速度迅猛的杀向布衣男子。

    “等我练成上品武技,便有可能为父亲报仇!”

    布衣男子战意汹涌,迎向铁刺水牛。

    哗呼!

    布衣男子躲过铁刺水牛的冲刺,一拳砸去。

    阳刚拳!

    一拳挥出,真气热流滚动,刚猛强大。

    砰!

    铁刺水牛被砸中,体表微微一凹,却没明显伤痕。

    “好强的防御!”

    布衣男子,面色一凝,准备拉开距离。

    哞——

    铁刺水牛大吼一声,巨大的躯体,狠狠的撞向布衣男子。

    “噗嗤”一声。

    布衣男子狼狈打滚,却被铁刺水牛背上的“肉刺”刺中。

    那战兽身上的肉刺,如同钢针一般。

    啊!

    布衣男子身上鲜血飙射,痛苦惨叫。

    “我认输,我投降!”

    布衣男子恐惧。

    他一边跑,一边向场外杜云程求饶。

    杜云程只要命令,铁刺水牛就会停止攻击。

    “哼,既然上了斗兽场,就要遵守这里的规定,死活不论。”

    杜云程冷漠道。

    轰!

    那铁刺水牛没半点停顿,庞大的身躯,从布衣男子身体上踩踏而过。

    几声惨叫后。

    布衣男子被踩成肉饼,被战兽吞食掉。

    “哈哈,阿牛干得好!”

    杜云程开怀大笑。

    他养着这头战兽,喜欢它残忍杀戮的快感。

    “还有没有人上?”

    “我的战兽,只是一星低阶,修为也就相当开脉三重以下。”

    杜云程得意的道。

    一星低阶战兽或妖兽,相当人类开脉一重到三重修为。

    一星中阶,相当开脉境四重到六重。

    一星高阶,相当开脉境七重到九重。

    “杜云程的战兽,修为虽然只相当开脉二三重,但此兽体内流淌着一丝上古蛮牛血统,加上训练,可以无敌三重以下。”

    场下,一名年老武者分析道。

    “我来试试。”

    一名开脉三重的武者,进入了斗兽场。

    开脉境三重,实力要强大许多。

    但是。

    这名开脉三重武者,与铁刺水牛斗了十几招,便负伤败退,勉强保住一命。

    “连开脉境三重,都不是对手。”

    斗兽场外,不少人叹气。

    此刻。

    围观的人,基本都放弃了。

    众人一致认定,开脉三重以内,铁刺水牛堪称无敌。

    “让我来。”

    一个头戴面具的黑袍人,缓缓踏上斗兽场。

    这名黑袍人,正是罗天。

    罗天眼中流露战意和期待,对凡级上品武技,很是动心。让杜云程出点血,也是不错的事。

    “就你?区区开脉一重。”

    杜云程不屑,罗天身上只有一条气脉的真气波动。

    场外,一众武者纷纷摇头。

    罗天的行为,在他们看来,无异于送死。

    连开脉境二重巅峰,都被碾杀,开脉三重都被重创。

    区区开脉一重,不是送死是什么?

    “杜公子,话不要说满,等会我杀死你的战兽,可不要心疼。”

    罗天戴着面具,声音故意压低。

    “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

    杜云程差点笑出眼泪,脸上的残忍之色更浓。

    “阿牛,碾碎他!”

    哞!呼!

    铁刺水牛冲刺,地面抖动,以狂暴之势撞向罗天。

    “速度快,但很笨重。”

    罗天淡然评价,不慌不忙的样子。

    此刻。

    他脑海的天书上,浮现一张图鉴,上面有一头活灵活现的战兽,正是铁刺水牛。

    图鉴上,清晰剖析了铁刺水牛的各项能力和弱点。

    几个弱点部位,都显示的红点。

    原来。

    罗天在出战前,让天书推演出这头铁刺水牛的各项能力和弱点。

    这次推演,消耗了天书四分之一“页”的力量。

    ……

    斗兽场。

    “嗖”的一下。

    在铁刺水牛将要近身的一刹,罗天一个急转弯。

    呼轰!

    铁刺水牛身体太大,根本来不及转弯,身子刹不住,往前冲出一段距离。

    “畜生!”

    罗天大喝一声,一拳打中铁刺水牛的腹部。

    噗蓬!

    那一拳的真气,爆发开来,寒意渗透,让铁刺水牛身体僵了一下。

    哞!

    铁刺水牛并没受到明显伤害,大吼一声,以背部的肉刺,刺向罗天。

    “我躲!”

    罗天打完一下,立即拉开距离。

    在灵识的掌控下,铁刺水牛的每个动作,都逃不了他的掌控。

    几个呼吸后。

    铁刺水牛再度冲刺过来。

    “唉,说你笨啊……”

    罗天如法炮制,待到战兽冲到面前,骤然急转弯。

    呼轰!

    铁刺水牛体积太大,每次冲刺后,都跟不上罗天急转弯的节奏。

    “我打!”

    罗天又一拳,一股寒力打入铁刺水牛的腹部。

    “我躲!”

    打完之后,罗天又拉开距离,绝不恋战。

    每次接近,都只打一下。

    “你个白痴!开脉一重只能给阿牛挠痒痒,累也能累死。”

    杜云程嘲笑道。

    “我打!”

    “我躲!”

    “我打!”

    ……

    斗兽场内,罗天一次次的攻击。

    刚开始,很多人在笑。

    但是,当罗天连续打了铁刺水牛五、六次后,很多人脸色变了。

    “铁刺水牛的行动,迟钝了一倍。”

    “攻势也降低了三分。”

    一些武者,不可思议的道。

    有心人会发现,罗天的每次攻击,都打在腹部的那个区域。

    “哼!我每次攻击的部位,离战兽的脏腑区最近。”

    罗天心中冷笑。

    此刻。

    铁刺水牛的腹部位置,凝结了一层冰霜,动作越来越迟缓,已经无法对罗天造成威胁。

    又打了几轮。

    “爆!”

    罗天催动神脉,拳头间泛起一抹幽蓝深邃的气息。

    蓬咔!

    铁刺水牛那冰霜覆盖的腹部,豁然炸裂,冰碎血液飞溅。

    一击致命!

    铁刺水牛发出一声惊魂的嗷叫。

    “不——阿牛!”

    “你给我住手——”

    杜云程“腾”的起身,咆哮大吼。

    蓬!蓬!

    罗天毫不留情,又是连续两拳,把铁刺水牛脏腑打得稀巴烂。

    哞——

    铁刺水牛大吼一声,双目透红,身体陡然膨胀起来,散发一股危险气息。

    刹那间。

    咻!咻!咻!

    铁刺水牛身上,一根根钢针般的肉刺,冲向四面八方。

    “那是‘铁刺水牛’临死前的攻击!”

    “自爆全身元气的一击,每个肉刺,都相当开脉三重巅峰的全力一击。”

    场外武者,惊呼道。

    可惜。

    不少人面露惋惜。

    众人仿佛想象到,罗天被射成刺猬的一幕。

    然而。

    场上发生的下一幕,让人更吃惊。

    骨碌!

    在那肉刺发动前,罗天身体往铁刺水牛的腹部下面一滚。

    铁刺水牛爆发的肉刺,虽然往四面八方射,但唯独身下是死角。

    结果。

    所有的肉刺,全部射空,在斗兽场周围的阵法光幕上,激起一阵涟漪。

    “果然。”

    罗天嘴角抿起一抹淡笑。

    铁刺水牛的各种能力和弱点,早在他的掌握中。

    “混蛋!你杀死了阿牛,我要你生不如死!”

    斗兽场外,杜云程咆哮大怒,杀人般的目光,盯着罗天。

    (二更到,凌晨时,会有三更,冲新书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