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赞国际娱乐城_金赞娱乐【官网首页】_金赞国际娱乐平台 > 都市金赞娱乐 > 教导异界娱乐圈 > 第三十一章:这个才是我的名片

    “你这人有问题,你怎么知道我是谁,你莫非在跟踪我?”

    看着尴尬得不行的奶奶灰杀马特,徐添很警惕地眯着双眼,冷哼了一声,道,“我不相信你是为了让我了解游泳健身才查我的。”

    谁家体育健身俱乐部的人会追人办卡追到家门口?更何况这厮貌似是来追那狗子的。

    “呃,那个,我确实查你了,”

    自称童超杀马特挠了挠那一头辣眼的奶奶灰,这个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实不相瞒……我不是体育馆的,我是异能者调查协会的。”

    徐添眉头一皱:“异能者调查协会又是什么鬼?”

    “我们是一个为找寻如徐同学你这样身上有‘特异能量’的人而成立的一个组织。”

    童超老老实实地道。

    徐添紧盯着他:“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童超思忖片时,道:“通过我个人负责的工作,我只知道我是专门接触并招揽那些来历清白的异能人士,邀请他们能够加入我们。”

    徐添追问:“招揽异能人士是要做什么?”

    “帮助我们研究啊。”

    “研究什么?”

    “我们想要通过研究异能人士的血脉基因,来探索超自然世界的神秘,用超自然的科技来造福人类。”童超大义凛然地说道,“为了能让人类文明有质的飞跃,我们都应该为此付出不懈的努力,不是么?”

    我信了你的邪!徐添对于这种貌似大公无私的喊口号毫不感冒,这八成又是什么人想牟利编造出来的美丽的谎言,人类这种生物天生就是自私的。

    远的不说,就拿徐添本人来说,他还记得很小的时候,苏秋晨拿了一大一小两个苹果让他挑,结果他不假思索就拿了大的那个。

    苏秋晨当时就急了,问他:“你难道没学过孔融让梨的故事吗?”

    徐添:“学过啊。”

    苏秋晨:“那你不知道选梨要选小的吗?”

    徐添:“那如果让哥哥你先选你会选什么呢?”

    苏秋晨:“肯定选小的啊。”

    徐添:“那不就对了,我知道你要选小的,所以我才拿大的,不正好吗?”

    ——连小孩都能自私得冠冕堂皇,更何况那些利欲熏心的大人物?

    事实证明九年制义务教育还是很有必要的,能够改善绝大多数人自私自利的天性,徐添之所以能够自私得如此理直气壮,还是要归功于他吸取了之前的教训。

    想当初小学一年级期中考试的时候有一道题叫:如果你是孔融,你会怎么做?

    徐添的答案是:我不会让梨。

    当时徐添看到这道题被打了叉还觉得挺委屈,当堂找老师理论,在老师苦口婆心循循善诱的谆谆教诲下,固执徐添依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直到老师把他爸叫来揍了他一顿。

    所以说教育改变人生,只有教育才能让人类意识到自己是自私的是丑陋的——进而懂得美化和包装自己的自私和丑陋。

    所以徐添可不相信童超所谓的“造福人类”,就像地球上有些顶级富豪总说,自己创业是为了改变世界,打着扶持中小型企业,创造更多百万富翁的旗号,其实还不是为了自己捞上一票?

    要是以饿死你一个为代价,看你乐不乐意造福人类。

    “徐同学,自昨天意外在贵校门口探索到你身上的灵能,我就调查过你,你是萧然首富徐国胜的养子,来历清白,而且品学兼优,不管你是如何觉醒异能的,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在此我想郑重地邀请你,加入我们,为这个即将走到末路的世界作出伟大的贡献吧,徐同学!”

    童超敞开胸怀,自以为这套宗教式的洗脑演说很能鼓舞人心,只要是有心为人类捐躯的正义之士,多少会被他打动。

    徐添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这哥们儿以前是做传销的吧?

    要不就是斜(同‘邪’)教来的。

    “呃,”这就很尴尬了,童超又习惯性地挠了挠那一头奶奶灰卷毛,道,“也是今天出门仓促,也没时间跟徐同学你多解释我们这个组织,总之我们的开发现在已经有了巨大的突破性进展,成果喜人,举个例子,超能磁导炮,让异能人士使用,只要异能人士体内的灵能足够,可以无限制发射强力电磁炮。”

    徐添眉头一动。

    这个听起来还不错。

    只要注入灵气就能无限制使用,是热武器类型的高科技法宝?

    这个世界的修真文明,居然还懂得与时俱进!

    “徐同学,今天主要是我有要事在身,不能和你详细多说,这是我的名片,加个微信吧,啥时候有空我带你去我们基地看看。”

    童超看到徐添似有意动,心中一喜,倒也懂分寸知进退,不再过多纠缠,又把手放入了内袋。

    徐添一下又警惕了起来,结果童超这二货转眼掏出了一张花花绿绿的健身卡,很尴尬地笑笑:“呃,不好意思,拿错了……”

    徐添郁闷,您是有多马虎?

    “这个才是我的名片。”

    童超的手在风衣里一阵摸索,再次拿出来的却不是一张卡,而是一个黑色的按钮装置,见状大惊的徐添还没来得及把他那张突然笑得很诡异的脸打得稀巴烂,他已经先一步按下了按钮!

    “滋滋滋……”

    一阵强力的电流从黑色按钮装置里疾射而出,徐添顿时只觉如遭雷劈,浑身各处猛地传来一阵刺痛的麻痹感,每一块肌肉都在抽搐禁脔中变得僵硬了起来,牙齿“咯咯咯”不断打架,旋即终于一翻白眼,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看着身上还有电光流转的徐添晕倒在地,童超一改之前热情洋溢能说会道的销售员形象,神情变得严肃而冷酷,向后方招了招手,一辆停在远处的黑色“笨死”商务车顿时“嗤喇喇”一声发动了,旋即缓缓驶上前来。

    车门打开,两个穿着戴着墨镜,身穿黑色衬衫T恤的壮汉从车上下来,在童超的指挥下,把瘫软的徐添架起来扔进了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