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赞国际娱乐城_金赞娱乐【官网首页】_金赞国际娱乐平台 > 都市金赞娱乐 > 水浒逐鹿传 > 第二百三十一章 都嫁?(为“风雨戏红尘”道友加更1/1)

第二百三十一章 都嫁?(为“风雨戏红尘”道友加更1/1)

    …

    无关人员,指定不包括王俣等人。

    李衍好不容易才捉到他们,怎么可能轻易放他们离开?

    不仅没放王俣等人,高丽的一众文臣武将,包括李衍的新任丈人李资谦,李衍全都没放回去。

    之所以不放他们回去,是因为李衍怕他们回去了之后,再弄出什么幺蛾子,像是联合起来生乱什么的这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要知道,在他们看来,李衍已经将他们逼上了绝路,不反抗,他们就要变成他们以前连看都不愿意看一眼的穷鬼了,那样的话,他们生不如死,莫不如挺而走险,也许还有一线机会,而这些人全都出身高丽豪族,哪家没有个三五百人,他们要是联合起来,凑出万点问题都没有。

    ……

    王俣、李资谦等人被关押的宫殿。

    李资谦来到门前冲守门的指挥也就是当年的泼皮李四道:“将军请了。”

    李四和张三上山之后,在水泊梁山当了一段时间小头目,为水泊梁山跑了一段时间腿,后来他们觉得,李衍太忙,不可能一直照顾他们,而去鲁智深那里,则一定会被重义气的鲁智深照顾,另外他们也喜欢跟鲁智深混在一起,便带着当初跟他们一块上山的几个泼皮去济州岛投奔了鲁智深。

    那时的鲁智深,正愁没有心腹帮衬,于是就把他们几个全都招进了他的队伍之中。

    济州岛上无事又无趣,还离不开,所以只能天天练兵。

    而鲁智深练兵又毫不含糊。

    结果,张三、李四等人还真就被鲁智深给练了出来。

    这次重组步二军,李衍做了顺水人情,替鲁智深将张三和李四全都提拔成了指挥。

    鲁智深带张三那营和步七营押运俘虏去了礼成城,李四则跟邓元觉和彭玘来罗城支援李衍,不久前被李衍分配到这看守高丽的王公大臣。

    见搭话之人是李资谦,李四不禁想起之前李资谦管李衍叫“贤婿”、李衍管李资谦叫“丈人”,进而很客气的问道:“不知老大人有何事?”

    一听李四的称呼,李资谦就笑了,这就是他送女儿想要的效果之一。

    李资谦很客气的说道:“将军,您看,我年纪大了,能不能给我把椅子,地下太凉,不能久坐。”

    这不是什么大事,因此李四没犹豫就道:“我这就叫人给你搬去。”

    言毕,李四就叫人去搬把椅子来。

    李资谦欲言又止道:“那个……”

    李四问:“怎么,老大人还有事?”

    李资谦用商量的语气道:“我们一天没吃东西了……当然,将军若是不方便,全当我没说过。”

    李四想了想,道:“这事我做不了主,我去派人去帮老大人你问问。”

    李资谦道:“谢谢将军。”

    不长时间过后,就有人给李资谦送来了一把椅子。

    李资谦老实不客气的坐下。

    别小瞧这把椅子,在王俣都只能站或是坐在地上的情况下,李资谦能搞到一把椅子坐,那绝对是很能说明问题的。

    当即就有不少人凑到李资谦跟前询问对策。

    见到这一幕,韩安仁怒声道:“目无君上,弄到椅子也不说给王上坐,竟然自己坐了,成何体统!”

    不用李资谦示意,郑克永就主动道:“韩大人好大的出息,竟然争一把椅子,若不是韩大人本领高强葬送了咱们高丽的三万大军,咱们又何必受此屈辱?”

    郑克永此言让韩安仁的老脸涨得透红!

    同时,不少人都满脸愤怒的看向韩安仁,显然,他们也气韩安仁让高丽、让他们落到了这个地步!

    李资谦开口道:“好了,事已至此,再说这是谁的责任,又有甚么用,如今我等该做的,不是追究责任,而是齐心协力让高丽度过此劫!”

    说到这,李资谦起身,然后冲王俣道:“王上,这张椅子您来坐吧,我再跟他们要一张椅子就是。”

    “跟孤王平起平坐,而且孤王还得靠你让才能坐到椅子,李贼,你已经如此迫不及待了么?”

    想虽然是这么想,可王俣却丝毫没表现出来,“那孤王就却之不恭了。”

    就在这时,门外送来了几桶饭菜。

    李资谦见后,走到门口跟李四谢道:“谢谢将军!”

    李四道:“不用谢,举手之劳。”

    李资谦又与李四寒暄了几句,然后又跟李四要了把椅子,再然后回来,道:“都吃一口垫垫肚子吧,天亮以后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事。”

    言毕,李资谦就自顾自的给自己盛了一碗饭菜,然后坐到了李四手下新搬来的椅子上。

    饭菜很寻常,不算好,也不算坏,就是梁上军自己的伙食,跟这些高丽贵族每天吃得山珍海味没法相比。

    可在这种情况下,李资谦还能给大家弄来饭菜,哪怕只是这种饭菜,也让一众高丽官员对李资谦佩服不已,进而向李资谦靠拢,这其中不乏一些原本保持中立的官员。

    见此,韩安仁向王俣进言,道:“王上,不能再让李太师这么拉拢人心了,您别忘了,元子可还在李太师手上!”

    王俣明白韩安仁的意思是:“如果再这样下去,李资谦可就要成了高丽的救星,而你王俣却要成为背锅侠,而且他们还会废了你,然后你就万劫不复了。”

    王俣面沉似水道:“孤王该怎么办?”

    想起之前金富辙给高丽出的主意,姜镐道:“李太师之所以能如此,无非就是送了一个女儿给李大都督,王上又不是没有女儿,何必让李太师专美于前。”

    姜镐此言让保皇系的一众人等眼前一亮,一人道:“不错,王上可以将公主嫁给李大都督,那样咱们就不会这么被动了。”

    又有一人道:“怕只怕,嫁一位公主给李大都督,咱们也扳不会这局,依我看,王上莫不如将两位公主都嫁给李大都督,这样才能稍稍占了些上风。”

    韩安仁暗自思量了一会,道:“求王上将王上的四个女儿全都嫁给李大都督!”

    听了韩安仁此言,王俣的眉头就是一皱,道:“都嫁?这……婧楠才十二岁……”

    韩安仁道:“王上,这不是数量的问题,而是态度的问题,李太师已经嫁了一个女儿给李大都督,王上就是将两位公主嫁给李大都督,最多也就能跟李太师打个平手,王上若是将所有女儿全都嫁给李大都督,才能表现出王上的诚意,咱们才有可能跟李大都督谈判……王上,如今内忧外患,咱们若是不尽全力,高丽恐怕就会……”

    在说到“内忧”两个字的时候,韩安仁故意加了重音。

    王俣看了李资谦一眼,然后道:“就算孤王愿意将四个女儿全都嫁给李大都督,可是谁又能去办此事?别忘了,咱们可是全都被困在此地。”

    这时,姜镐正好看见金富轼,随即想起想要投降李衍的金富辙,然后道:“王上,微臣倒是有一个人选。”

    ……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