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软泥怪的说法,仙尊蚁种熬制的肉汤,对于仙尊、仙王的法力纯度提升较大,对于仙帝法力纯度提升较少。

    宁凡眼下的法力纯度只是四劫仙王层次,故而服食蚁种汤,效果还是颇为明显的。

    普通仙王服食一锅蚁种肉汤,大致能提纯十劫左右的法力纯度。宁凡有炼纯诀在手,当他运转炼纯诀,配合炼化肉汤时,肉汤的药效几乎没有任何浪费,被宁凡完美吸收。

    他服食一锅肉汤的效果,是普通人的三倍有余,可提纯三四十劫的法力。

    最终,软泥怪熬好的六七十锅肉汤,被宁凡全部喝光,无论喝多少次,他都无法适应这股米田共般的味道,每每喝下都几欲作呕。

    宁凡的不痛快,就是软泥怪的痛快,她看着宁凡一次次吃瘪的表情,脸上笑开了花,一双大萌眼灿烂得就像雪夜清晨的红太阳,光芒万丈。她这汤是越熬越开心,正打算再熬几锅肉汤恶心宁凡,陡然一个激灵,有了不妙之感…

    熬制肉汤的蚁种然已经用光了!

    天呐!她都做了什么!那可是将近七十个仙尊蚁种啊!之前只顾着欺负宁凡,她然得意忘形,忘了分寸,在一天之内给宁凡灌了近七十碗蚁种汤…

    蚁种太补了,怎么能这么吃!补过了头,可是会出大事的!宁凡这小身板,一看就虚!虚不受补的结果,轻则元神胀痛、仙脉紊乱、法力亢奋失调,重则损其根基、伤其骨血,更严重的就是直接补得气血逆流、暴体而亡…

    这下玩儿大了,宁凡这小弱鸡,怕不是要被她直接补死!她虽然想把宁凡排挤走,但却不打算把宁凡玩死,因为那样的话肯定会被主人重罚的,下场会很惨很惨…

    “小傻子,啊不,宁兄,小妹有一件事要跟你说,你之前猎的近七十个蚁种,已经…已经…全部被你吃完了…”软泥怪开始后怕了,言语都有些发抖。

    “嗯?蚁种已经用光了吗。猎杀掉之前那批尸奴以后,周围似乎已经没有其他尸奴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也没有更多尸奴被吸引过来…或许我们应该换个地方了。西北方向怨气最重,肉眼都能看到那个方向怨气鬼云的天象。那边的尸奴想必不少,我们去那里看看吧。”宁凡笑道。

    吃吃蚁种就能令法力纯度大增,他的心情自然是不错的。

    近七十碗蚁种汤喝下去,宁凡一举炼纯了两千四百多劫的法力,加上前段时间的修炼成果,此刻他的体内已有四分之一法力,提纯到了五劫仙王纯度。

    若有足够多的蚁种,宁凡有信心在极短时内,完成所有法力的纯度提升,正式修成五劫法力纯度。

    “这个…内个…今天最好还是不要再猎蚁种了…”软泥怪欲言又止道。

    “为何?难道此地的尸奴一次性捕猎过多,会有变故?嗯,你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这里是地渊十二层,是光蚁的巢穴最深处,若我们猎蚁种猎得太过,极可能被对方察觉…只是这世间的付出与收获,总是成正比的。只要能快速提升法力纯度,冒些风险也无妨…”

    “不是这个原因…”软泥怪泥巴小手捂脸,无语凝噎,她要怎么给宁凡解释,她犯下的罪孽…

    “那是什么原因?呃,这是…”

    宁凡忽然感觉自己的丹田越来越燥热了!

    起初服食蚁种汤,身体确实感觉热乎乎的,不过宁凡没有在意,喝汤嘛,喝完当然会身体热乎。但此刻一静下来,宁凡便感到不对了。

    身体某处的小帐篷开始鼓起来了!

    更失态的是,他鼻头一热,然险些流出鼻血!

    热,很热!

    这股燥热令他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渴望,他需要释放,立刻马上,否则一身精血都会逆流冲顶,损及根基!

    “你之前似乎没告诉我,蚁种吃多了,会有这种副作用…”宁凡目光灼热地看着软泥怪,这种灼热只是此刻身体的自然反应,并不是真的对软泥怪有什么企图。

    但软泥怪可不这么想!

    她看出来了!

    宁凡这是补过头了,想要女人释放了!一瞬间,她的脑海闪过几百种凄惨画面…她被宁凡打击报复,按在地上啪啪啪泄火…她被宁凡吊起来泄火…她被宁凡熬成汤泄火…她被…

    “我、我的法力纯度高出你数十倍,你若敢碰我,我就用法力燃烧烧死你!你不能碰我!真的!”软泥怪吓得蹭蹭倒退,她真怕宁凡发起狂来,连她这坨泥巴都不放过…

    宁凡目光微微一眯。

    原来如此,难怪这软泥怪一见他便诱他摸头,原来是想借由身体触碰的瞬间,用法力纯度来燃烧他,暗算他…

    难怪他当时会感觉到一股莫名危险感,这软泥怪果然不似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你想多了,宁某就算要人泄火,也不至于找一坨泥巴。”宁凡暗中运转起阴阳变,发现连阴阳变都压不住体内的邪火,再度为蚁种的药力感到惊讶。看来他有必要回一趟玄阴界,找他的鼎炉们救命了…

    “可恶!你然小瞧泥巴!泥巴有什么不好!泥巴哪里得罪你了!没有我们泥巴辛勤耕耘,你哪有白花花的灵药仙草可以服食!世上若是少了泥巴,修真文明将倒退五百个纪元,啊不,是倒退一千个!”

    软泥怪叽叽喳喳吵个没完。

    宁凡却懒得听软泥怪的长篇大论了,抱歉,他要去泄火救命了,否则真要气血逆流冲顶,事情可就真的玩儿大了。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便回。”

    言罢,宁凡遁入玄阴界,在那里,有的是鼎炉可以救命。

    “等等!你去哪里,你不能丢我一个人在这里!去去便回是多久!我要在这里等你多久!可恶可恶可恶!你在界宝世界寻欢作乐,我却在风里火里等你回来…起码也把我带进你的界宝空间凉快一会儿呀…”

    软泥怪一边补水,避免被火焰大地烤成泥巴干,一面怨念深重地喋喋不休…

    …

    近七十个蚁种的后劲太过庞大,宁凡用了整整三天,才将所有后劲驱除。

    三日后,宁凡从玄阴界返回外界,本以为软泥怪会乖乖在外面等他回来,可惜他猜错了。放眼望去,周围哪有半点软泥怪的影子。

    “她一个人回去了么?这就有些麻烦了。此地猎捕尸奴的阵法令诀,我已,就算只剩我一个人,也能猎取蚁种,可问题是蚁种药的力太过庞大,不宜生食,必须处理…那肉汤的熬制之法看似简单,但实则手法极其复杂,没了那坨泥巴,我却是无法熬制肉汤了…”

    宁凡微微无奈,看起来,他有必要传送回去,再把软泥怪带过来了。

    嗯,这是…

    宁凡忽然目光一凝。

    天地间,忽有一缕青丝,从极远处随风飘扬,一路飞到宁凡手中。

    这是…古妖失落术,【青丝求命之术】!这种古老的神通,他从前只在典籍中偶然见过,却不料,世间真有如此神奇的神通!

    传说懂得此术的古妖,无论被围困在何等与世隔绝的地方,只要拔下一缕青丝点燃,就可无视位界、无视距离,向它想要见到的人求救…

    那么问题来了,是谁在用这种古老神通,向他求救呢?青丝求命之术虽然神奇,但却无法传达言语,谁也无从凭借区区一物来判断,青丝的主人都经历了什么,为何需要求救。

    宁凡嗅了嗅青丝的味道,上面有一股极为清淡的香气,不是水米分胭脂的味道,而是一种极为清新的泥土的气息,就像是空山细雨的味道。

    “是那坨泥巴,她遇到危险了…”

    宁凡皱了皱眉,他本以为软泥怪早在三天前就回了地渊六层,但原来不是,她似乎在这十二层遇到麻烦了…

    那软泥怪本身可不弱的,但距离准圣还有差距,偏偏这里是光蚁族的巢穴最深处,便是有光蚁准圣出没也不奇怪…

    “小泥巴确实有可能在这处地方遇到危险了,当然也有可能,她只是和之前一样,算计或者捉弄着我…”

    青丝找到宁凡以后,便重新迎风飞起,朝着来时的方向飘去,它所指引的,便是软泥怪此刻的方向。

    宁凡有些犹豫要不要去救软泥怪,他倒不惧怕此地凶险,他只是担心这又是软泥怪的一场捉弄、算计…

    正犹豫间,那飘扬着的青丝,忽然被一道从天地尽头劈来的妖光,烧成了灰烬!

    这下子不用犹豫了!青丝被人毁掉了,宁凡便是想要顺着青丝去找软泥怪,都不可能了!在这地渊十二层中,对神念的压制更是极大,在这里,他根本无法使用任何感知手段,想在茫茫十二层找出软泥怪,无异于天方夜谭!

    “谁干的,滚出来!”

    宁凡目光微微一冷,气势横扫而出,天空某处地方顿时有一处位置空间破裂,有一个银甲大汉猝不及防,从空间破碎中跌落了出来,满面阴沉。

    这个银甲大汉赫然竟是准圣修为,一万一千劫法力的准圣!但不是真正的准圣,而是数名光蚁强者融合而成的结果!是一个伪准圣!

    此人容貌宁凡认得!当日他和全知老人合作,捣毁了一座蚁主巢穴,眼前这银甲大汉,正是宁凡当日战过的那名准圣!当日宁凡没能杀死此人,被此人跑掉了,却不料,此人会在此时此地,再度出现到他的眼前!

    这可真是冤家路窄了!

    “然是你!看来那个泥巴怪没有说谎,真的有其他人入侵到我光蚁领地了!只是没想到,入侵者会是你!你当时给本将留下的伤口,时至今日仍然隐隐作痛!既然遇到了,索性便将当日之仇做个了结吧!”

    银甲准圣一见入侵者是宁凡,眼神顿时变得凶恶起来,恨意滔天!

    当然那恨意中,也有一些对于宁凡的忌惮…

    当日他在蚁主巢穴和宁凡大战,完全不是宁凡对手,因为宁凡的两仪护宗剑太厉害了!宁凡一人一剑睥睨天下的身影,给他留下的深深的阴影!

    好在他记得,当时宁凡虽然打败了他,却也在打斗过程中将那先天上品宝剑折断了。

    “我当日狼狈逃回十二层,本来伤势垂危,幸得阴母大祭祀耗费本元替我治疗,伤势只数日便痊愈了。大祭司更赐我一宝,令我持此宝复仇,务必杀死毁掉那处母后巢穴的狂徒。我如今实力更胜往昔,此子则断了先天上品宝剑,实力大退。当日他不过是仗了法宝之利,才胜我一筹,今日,我要以绝对实力碾压此子,报仇雪耻!”这一次,银甲准圣心中有着绝对的自信!

    没有更多的言语!

    银甲准圣飞身落地,整个人化作一个光之银巨人,踏着火焰大地,朝宁凡杀至!

    “才刚一见面就开了万古真身么,此人上一回可是打到最后,才迫不得已开启万古真身的,似乎是因为多名强者融为一体的缘故,导致万古真身变得很不稳定。想不到这才几日没见,他的万古真身然稳定了这么多…”宁凡神色微微凝重。

    银甲准圣开了万古真身以后,一身法力气息上涨到一万二千劫。

    见状,宁凡同样摇身一晃,化作金焰巨身,法力同样大涨,从一万四千八百劫,上涨到了一万五千八百劫。

    宁凡的法力纯度不高,但银甲准圣同样只是一个融合体,法力纯度不高!如此一来,面对这个伪准圣,宁凡的法力有着绝对优势,就算没有两仪护宗剑,他仍旧不惧此人半分!

    轰轰轰!

    短短一个照面,金焰巨人已与银光巨人对轰了数百拳,银光巨人明显落入了下风。

    场上的局势,令银甲准圣始料不及!他在阴母大祭司的帮助下,万古真身稳定了不少,本以为实力提升后,可以缩减和宁凡的修为差距,但不料,再一次相遇,他和宁凡的修为差距然又变大了!

    “不可能!上一次相遇时,此子常态法力明明只是一万四千二百劫,为何这才两个月不到,此子常态法力就暴涨了六百劫!世间怎会有如此妖孽,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修为大进!难道是全知老疯子帮了此子一把?那老疯子的研究,真的能让人实力大增?”

    银甲准圣越战越惊,他本以为宁凡失去了先天上品法宝,会实力大减,却不料,宁凡即便不拿法宝,赤手空拳,都能打得他找不着北!

    那十字交错的光环,是什么光环!

    那可以暴击、连击的体术,又是哪里的神通!

    上一次宁凡有两仪护宗剑在手,根本不需要使用其他神通,就能轻易碾压银甲准圣。

    这一次则不同,银甲准圣就算不是真正的准圣,也不容小觑,宁凡不敢轻敌,一见面就将底牌手段十字光环、古魔破山击用了出来!

    十字光环黑芒滔天,在这光环之下,宁凡法力无穷无尽,出手也是大开大合,这种不计法力损耗的打法,让银甲准圣难以承受!

    宁凡的拳头更是厉害,拳势相连,一拳强过一拳,在那暴雨般的拳势攻击下,银甲准圣只有招架之功,哪有还手之力!

    开什么玩笑!

    此子没了先天上品法宝,然还能这么强!这种实力就算放在光蚁族,也足以列入前五了吧!

    根本打不过!

    “斗天玉伞,速速护我!”

    幸而银甲准圣这回有大祭司赐下的法宝护身,才一过招他就被宁凡打蒙了,哪里还敢留手,当即口吐一道青芒,化作一柄通体泛着玉光的青色大伞,护住天灵三尺。

    那是一件先天中品法宝,用途是护身保命。此伞一开,便有流苏般的玉光犹如银河泻地,将银甲准圣团团笼罩。

    这伞光当真了得!伞光加身之下,银甲准圣的肉身然强横了一成不止!这伞光似乎可以强化主人的肉身,且这种强化不仅仅是防御范畴的强化,更可强化肉身攻击。有此伞加持,银甲准圣再和宁凡对打,明显轻松了不少。

    可惜的是,他只轻松了一小会儿,没多久,又打不过宁凡了。

    肉身强横一成,只能让他面对宁凡的暴雨攻势,暂时喘一口气。随着连击数的提升,宁凡的攻势越来越猛,才打到六千连击,银甲准圣就撑不住了!

    他是一个利用光蚁族秘法融合而成的准圣,这种融合很不稳定,此刻银甲准圣承受不住宁凡的拳势,体内的融合顿时有了土崩瓦解的征兆!

    这让银甲准圣既惊且惧!他以准圣修为都打不过宁凡,倘若融合分离,变回真身,以那几个真身仙帝半圣,恐怕更加不是宁凡的对手了!

    报仇看来是报不了了,当务之急,是再学上次那样,使用秘术从宁凡手里逃跑!

    “蚁人遁仙术!”

    嗤!

    随着一声破空声传出,原本和宁凡缠斗中的银甲准圣,没有任何征兆,直接从宁凡眼前消失了,一瞬间飞出了数个火焰大陆的距离,却是心知不敌,想要逃跑了!

    宁凡的面色顿时有些难看了。

    这蚁人遁仙术不是飞行速度最快的遁术,但却绝对是世间起步速度最快的遁术之一!

    众所周知,低阶如瞬移、挪移,高阶如各大遁术,无不需要一个蓄力过程,都需要先发动法力,才能进行移动。就算是速度逆天的宁凡,想要移动前,都需要晃身或者踏步,这其中必定是要有一个过程的,无论这个过程耗时多短,都必须存在…

    但银甲准圣使用的蚁人遁仙术,却完全无视这种常识!此术的起步没有任何征兆,不需要任何动作,甚至不需要调动法力!一念起,人已飞出九霄云外,完全不需要起步的过程!

    上一次银甲准圣就是用了这种稀奇的逃命术,才从宁凡手中逃掉的。

    这一次他故技重施,然又一次成功逃离了宁凡的视线,这让宁凡十分不喜!他明明已经暗中提防银甲准圣逃跑了,却还是没有防住!

    难道只有事先封天锁地,才能防住此术吗!可惜此次遭遇银甲准圣太过仓促,宁凡根本没有机会事先封天锁地…

    “想从宁某手上逃走,哪有这么容易!上一回是碰上了蚁主巢穴爆炸,我自保都难,故而不便捉你,眼睁睁任你离去。这一次不同!你逃得出第一步,却休想逃出第二步!”

    嗤!

    宁凡一步踏出,消失于天地。

    几乎是同一时间,数个大陆之外,正在狼狈逃命的银甲准圣,忽得身形一痛,撞在一堵墙上!

    挡在他身前的那面墙,是一个凶焰滔天的金焰巨人!

    宁凡的速度太快了,即便起步慢了银甲准圣一步,他还是用第二步,轻易追上了此人!

    “我只问一遍,那坨泥巴,现在在哪里!”宁凡的真身无情道。

    “哼!本将什么身份,凭什么回答你!想知道泥妖的下落,那便拿命来换!”

    蚁人遁仙术,九步连闪!

    毫无征兆地,银甲准圣再度从宁凡眼前消失无踪,同时传出的,还有九声连响的破空声。

    这一次,银甲准圣不惜耗费代价,一瞬间发动了九次蚁人遁仙术,瞬间移动了九次!

    此术虽然不需要任何起步速度,但对于身体的负荷却是十分巨大,一瞬间使用蚁人遁仙术踏出九步,是银甲准圣的极限。

    九步连踏,银甲准圣消失得更快、更远了,使得宁凡暗中偷袭的定天术,定了个空。

    定天术就算出手如电,终究需要一个出手时间!可蚁人遁仙术完全不需要起步,根本不是定天术可以定住的!

    “古妖闪现术么…想不到一日之内,能见到两种失落级古妖神通…可惜,你还是逃不掉!”

    嗤!

    宁凡一步追了上去,再一次堵在了银甲准圣前方!

    这一回,银甲准圣终于感到骇然了!他虽然只是一个伪准圣,速度却绝对不慢的。一步之速,纵然不如真正的准圣,也不差多少了;九步叠加的速度,绝对还要超出普通准圣的。

    但就是他堪比准圣的九步叠加,却被宁凡轻描淡写地一步追上了,且宁凡踏出的这一步,还需要少量的蓄力时间。

    这是何等地打击!

    他无视起步的最快速度,然比不过宁凡随便一踏!

    “你究竟是什么人!拥有如此多的逆天本领,在这末法世界绝不可能是无名之辈,为何本将从未听说过你!”

    嗤!

    说话的瞬间,银甲准圣故技重施,又想从宁凡眼前逃走,可这一次,无往不利的蚁人遁天术,失败了!

    他然被宁凡的定天术定住了!

    “不可能!本将的遁术不需要任何起步,永远快过你那仿定轮回术一筹,怎可能被你后发先至定住!”银甲准圣再难镇定,面色大变。以他与宁凡的法力差距,想要挣脱宁凡的定天术,起码需要一息,这一息时间,足够宁凡向他轰出一百拳了!

    宁凡自然不会浪费这一息的宝贵时间,给敌人解释的。

    定天术的出手速度比蚁人遁仙术慢?那又如何!我提前预判你逃遁的方向,提前一步出手,不就行了!

    光蚁族的融合术也好,这看似逆天的蚁人遁仙术也好,这世上,从来不存在毫无破绽的神通。

    逆海剑,现!

    充斥着海浪气息的剑光呼啸而过,一剑贯穿银甲准圣的身体。

    一息时间到!

    银甲准圣恢复行动能力,但却狂喷鲜血,受了重伤,体内不断有天勾玉的力量从内部爆炸,让他内腑重创,痛苦不堪!

    好歹也是一个伪准圣,且还有斗天玉伞加持攻防,他自然不可能被逆海剑一剑诛杀。

    但这一剑,却着实令他受伤不轻,他怕了!仓皇再逃,再一次九步连闪,却又在另一座火焰大陆,被宁凡堵住,定住!

    又是一剑贯穿肉身!

    伤势更重了!

    银甲准圣再逃,宁凡再追,再砍!

    银甲准圣想要传讯求救,但他的传音传念皆被宁凡阻断,就连每一次出剑的斗法波动都被宁凡完美掩饰。

    宁凡不会忘记这里是哪里,这里可是光蚁族巢穴的最深处,是地渊第十二层!若他不限制此地动静,难保会有其他光蚁族强者前来援救此人,届时可就无法稳操胜券干掉此人了。

    准圣可是十分难杀的,即便是伪准圣,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干掉的。

    如此追杀了半个时辰,银甲准圣已不知被宁凡砍了几千几万剑,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完好。

    他终于无法维持光蚁融合了!

    融合分离,他身体爆开,变成了好几个气息奄奄的光蚁族仙帝、半圣!

    “此人不可力敌,我等分开逃,逃得一个是一个!”

    几名光蚁族强者的打算很美。

    但可惜,他们融合在一起,尚且要被宁凡玩弄于股掌,此刻彼此分离,又怎可能从宁凡眼皮子底下逃掉!

    宁凡只一个太古雨夜幻术,便将这几名光蚁族强者全部拉入幻术世界,抹杀掉了。

    他们融合在一起,有准圣实力,宁凡倒还要费些手脚;若是分开,不过是逐个秒杀的下场。

    太古雨夜的幻术世界里,宁凡早已对几名光蚁族强者进行了拷问,得知了软泥怪被抓的所有始末。

    那坨泥巴真的被抓走了!

    一饭之恩必偿,睚眦之怨必报。这软泥怪好歹也给他做了将近七十碗肉汤,他倒不好眼睁睁看着软泥怪死掉,他还想收服这个宠物呢…

    …

    银甲准圣被杀的瞬间,整个光蚁族都轰动了!

    当融合银甲准圣的几名光蚁强者命牌同时破碎,没有任何光蚁强者可以镇定,强如二阶准圣的阴母大祭司,也惊得美目含煞。

    是谁,然敢杀光蚁族的人!

    是谁,竟能杀死光蚁族的融合准圣!

    “圣蚁宗威严,不容侵犯!不会错,行凶者还在十二层,看来就是那泥妖的同党了!传本祭祀之令,圣蚁宗四脉暂时舍弃恩怨,除蚁后候选者外,所有人倾巢而出,追杀红名狂徒!”

    光蚁族内部时值蚁后大选,身为蚁后的候选者,阴母大祭司必须为之后的蚁后之争做准备,无法分心去抓行凶者。

    但这并不代表她会纵容宁凡在十二层肆意妄为!

    蚁术,天意红名之术!

    阴母大祭司不惜付出少许代价,使用了这一神通。她隔着无数火焰大陆的距离,纤纤十指,指诀不断,残影翻飞。

    同一时间,远在无数距离外的宁凡,才刚刚退出万古真身,骤然感觉到了一股来自天空的视线,神色为之一变!

    更有无数红芒从天地间凭空生出,在其天灵三尺位置汇聚,凝聚成三个血色嫣红的大字!

    【杀无赦】

    那三个血红大字生于天地,宁凡使尽手段也无法抹消。只要这三个血字悬在头上,宁凡便觉得自己始终处在光蚁族的锁定之中!

    远处…似有源源不断的光蚁族强者,正循着这三个血字的指引,朝宁凡杀至。

    不,不只是光蚁强者被这三个血字引来了!

    入目处,火焰大地之上不时有地面裂开,有源源不断的尸奴破土而出,杀机隔着无穷距离,直接锁定在了宁凡身上。

    宁凡头上的三个血字,就好似星空迷茫中,最亮的那一刻启明星!谁都能找得到他,他却无法在这地渊十二层,使用神念、雨术感知远处的危险…

    “看来我灭杀银甲准圣的事情,着实惹怒了光蚁族的强大存在,对方实力远在我之上,故而若无特殊手段,我根本拿不掉头上的血字。无穷无尽的追杀转瞬将至,我在这地渊十二层,看来是无法低调修行了。”宁凡叹息道。

    这小泥巴,就不能等他完成法力提纯的所有修炼,再给他惹麻烦吗…

    也罢!既然无法低调行事,那便大闹一场吧!

    “咦!宁小友,你为何会在此地…”

    忽有一道声音由远及近,飞了过来。

    竟是四溟宗准圣——雷泽老祖的声音!

    却原来,雷泽老祖当日进入光祖地渊之后,一层层刮地皮地搜救北小蛮,却查不出北小蛮的下落,也找不到宁凡的下落。

    他都一路搜索到第十二层的,还是没有找到北小蛮的任何下落。不过这也难怪,北小蛮跑到全知老人的秘密研究基地撒野去了,哪里是他能够找到的呢?

    可想而知,这些日子雷泽老祖的压力有多大了。北小蛮对于整个北天的意义十分特殊,若是北小蛮死在地渊,固然会有不少人暗中高兴,却也会有雷泽老祖在内的不少北天老怪为此头疼。

    北小蛮不可以死!他一定要救走这个毛丫头!为了北天的存亡!

    可…北小蛮在哪里…

    雷泽老祖找了快两个月,都没有找到北小蛮的下落,却不料,会在十二层里面,遇到宁凡。

    当宁凡天灵三尺出现血字,血光冲天而起,他距离宁凡所在方位最近,故而第一个赶来了此地。

    本以为循着血光找过来,可以得到一些北小蛮的线索,却不料,会在十二层里面遇到宁凡…

    “雷泽前辈,你又为何会在此地?”宁凡也是一诧,他也没料到会在十二层遇到雷泽。

    “哎,一言难尽,还不是因为某个臭丫头,怎么找都找不到,偏偏她身份特殊,老夫不得不找…嘶!你头上的血字,莫非是…”

    雷泽老祖正自唉声叹气,忽得目光大变!

    他好像有些迟钝了!

    他的反射弧好像有点太长了!

    他怎么才反应过来,宁凡头上有这么可怕的血字!

    这这这…这竟是圣蚁宗的血字追杀令!

    这小子,究竟在地渊十二层做了什么!难道他公然和圣蚁宗这等庞然大物开战了吗!他是疯子吗!不知道就算是自己这样的准圣,也要对圣蚁宗那群人低头妥协吗!那可是整个光族都搞不定的存在啊,这小子究竟做了什么…嘶!

    反应迟钝的雷泽老祖,终于注意到附近的尸体!

    那是几名光蚁族仙帝、半圣的尸体!

    这几具尸体,还有死前融合过的迹象!

    “你杀了圣蚁宗的融合准圣!你竟然杀了圣蚁宗的融合准圣!那可是…准圣啊!”雷泽老祖惊得面色发白。

    宁凡这一下,真的要捅破天了!

    若此事处理得不好,不只是他和宁凡无法活着走出地渊,整个北天都可能因此而大祸临头!